对话“这辈综合频道子都不可能打工”周某:不给网红打工,出狱后

综合频道 2020-06-29119未知admin

  19日下午,记者在这个院子里见到了周某。他穿着兄弟为他新买的衣服,踩着一双白色皮鞋走进院子。因为带着鸭舌帽,与2012年新闻里的形象大不一样——现在他的头发短了,只有上嘴唇和下巴的胡须还隐约有那时的样子。

  尽管如此,对于获得的关注——比如登门拜访的朋友、自、机构等,周某并没有觉得不舒服和烦恼,“来者都是客,这是我们的风俗。”

  半夜回家,去医院看了父亲

  这是他出狱后的第36小时,周某心情已稍稍平复,在南宁老家的院坝里,红星新闻记者和他面对面做了采访。现在想想,父母亲年纪也大了,我想回家多陪一陪老人。”即使是村里的几个娃娃,站在隔壁楼上俯瞰周某家院子时,记者也听到他们在说“二百万、三百万”的讨论。不过,周某面对记者时却称,并没有人和他说过这些事情,“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4月19日傍晚6点过,夕阳西下,周某又一次回到老家的院坝里头。“以前是觉得里面好玩。

  此前报道:周某出狱:后悔曾经的行为,最想做的是陪伴父母!

  8年前的问题,如今答案已变

  这次和以往不一样,以至于接过他三次的兄弟都了——当天清晨6点半,刑满的人都由户籍地司法部门直接接走。从柳州到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200多公里,周某告诉记者,到五塘镇后又办手续,接着是相关部门的,“心理吧。”

  不会再偷车了,想“”种地

  不会签约,也不知道什么是“网红”

  周某又说,即使有这样的机会,他也不会签约。“签了合约就是别人的工人,没有了,什么都是别人说了算。”他又说,如果签了合约,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言而无信”,“之前我说过的嘛,不可能打工的。”

  这个环节他并不陌生,此前三次都经历过。综合频道在吃过晚饭后,部门的工作人员送他回了村里的老屋。

  这一次,周某的服刑时间比过往三次加起来都要长。回家的上,周某倍感新奇。他说,变化太大了,尤其是从镇上到村里的,“了水泥。”

  把时间再拉回到2012年的那个里,正是因为在那个时空里的对话,才有今天备受关注的周某。对于那些话在网络上引起的波澜,周某说:“我不知道。”他的狱友们也不知道。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因为2012年在网络蹿红的一段采访视频,将2020年4月18日出狱的周某,推到了风口浪尖。30多家网红、直播竞争与他签约,有开出200万元的价钱。(红星新闻曾作报道)

  另一个问题是:家里面好?还是里面好?2012年面对镜头时,周某的答案是比在家里面“好多了,里面的人说线年的这个傍晚,周某的答案改了:“当然是家里面好;当时犯了错,哪里会懂?”

  周某一直很记者的镜头,对于网红之类的东西,他也说自己完全不懂。但他回答说,不会签约网红直播,“签约就相当于给他打工,打工是不可能打的”。

  周某家的木门上,门神年画已经发白斑驳,木门里是一条窄巷。进去以后,是一处院落。院子里种了辣椒、葡萄。堂屋的摆设很简单,屋顶还是石棉瓦,瓦片和墙沿间还有不小的缝隙;窗户是墙洞上挂一面窗帘,没有玻璃——这是周某六个兄弟姐妹和两个老人的家。

  红星新闻记者 郭峰 摄影报道

  “种点瓜,种点青菜,不去城市里闯了,待在家。”周某说,回家前,方面也和他说了,如果需要帮助可以提申请。

  再被问当年的问题,周某的答案一样吗?

  曾说“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当事人出狱,30多家网红竟争着签他

  但8年前的另一个问题,答案出现变化,他开始觉得家里比好。“我想种地,不去城里闯荡了。”周某说道。他自己年近不惑,父母亲年纪也大了,“希望多陪一陪他们。”

  周某说,自己和狱友一样,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网红”。

  这次真的会和以前不一样吗?周某坦言,获得了,肯定要珍惜,“不会去偷车了。”

  此前,有30多家网络直播的相关要找周某合作,除了18日一家在柳州外自称提出200万签约,19日上午,还有一位来自广州的网红策划人直接来到他家里,也提出100万元的“协议”。

  其实,前一天晚上8点以后,周某就回过一次家。

  他说,自己的心定下来了,要好好做事。“这个和年纪没有关系,一个人还说要看你自己想不想做”。他就有想做的事:种地。

  父亲的大哥说,周某去看了父亲,“他请父亲保重身体。”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红星新闻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独家享有信息网络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在一旁的弟弟也说:“画饼充饥的事,能信吗?”

  2020年4月19日的农家小院里,红星记者向周某提出了当年记者的问题。

  种地的重要吗?“肯定重要啊!”周某说道。

  周某告诉记者,他去了医院。因为气管炎,还有几个月就满80岁的父亲正在那住院。

  还有一些事物,他连连说“不懂”,比如记者提到的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周某听后又问了一遍记者:“共享什么?”而因他出狱被反复提及的直播、网红,周某也连连摇头:“完全不懂,四年半变化这么大,谁能懂?”

  “反正我就是觉得,不想去打工。”周某说,实际上自己出去闯也就几年,他没有进过工厂,“不喜欢帮别人打工。”

  家人为其了跨过火盆的接风仪式。在堂屋,周某拥抱家里每个人,“和大家说‘好久不见’。”二姐回忆道。在大姐印象里,周某不太好,“脸上看着有些憔悴。”周某在家里没有待很久,“待了一个小时左右,就离开了。”

  甚至,周某还把种地和自己理解的“”联系到了一起。“种地也是的,种多少是你自己的选择。”

  他大哥记得,这次出来后,弟弟说以后要走正。虽然他印象里,弟弟以前也有过这样的说法,综合频道“这次看起来是认真的。”

  出来两天了,他也还没看过网上有关自己的表情包、海报、T恤图案,“手机都没有,综合频道我也没见过,搞不懂。”

原文标题:对话“这辈综合频道子都不可能打工”周某:不给网红打工,出狱后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zonghepindao/2020/0629/58406.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