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频道回收、转运、焚烧,另一群离传染源最近的人

综合频道 2020-03-0655未知admin

  每次进病,马洪全都会深吸一口气。先敲门,提醒病人戴好口罩,然后进入将垃圾打包扎口,运送到污物电梯厅,而后再回到病进行地面、卫生间、综合频道储物柜、床的清洁和消毒。

  运气好的话,他会在一个半小时内,做完医院5楼18个病的保洁;最大的难题是,马洪全经常遇到病人或腹泻,有时来不及走到卫生间,病人就直接吐在地上。

  由于病人的物很,马洪全必须快速用消毒方巾将其盖住,一个盖不全就盖两个、三个……然后向方巾喷消毒液,等上十分钟,加戴一层手套,将物清理打扫并密封包装,放到指定。

  今年27岁的马洪全,是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后勤部门临时招募的志愿者,需要负责病消毒和医疗废物清理。像马洪全一样,自新冠爆发以来,随着隔离点增加,医疗废物暴增,每天都有一大群工作人员在一线进行处置。他们大都从事着医护人员以外,最的工作。

  从回收、运输到焚烧,一包新冠病毒相关医疗废物的旅程看似简单却充满巨大风险。截至2月29日24时,市累计确诊病例达66907例。这6万多个病人的背后,是难以计数的感染性医疗废物和各种被污染的生活垃圾。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深入多家医院,跟随医疗废物转运车,走进废物处置点,探访这一庞大医疗废物背后的那些小小身躯。

  清洁和回收:最怕进重症病,待久了会难受

  在隔离点做过安保,还去雷神山当过小工……从事销售工作的马洪全,因为封城没能回老家襄阳过年,便一直在这里做着志愿者。

  2月9日,马洪全在微信群里看到消息,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完成,17个病区830张病床将收治新冠病人,急需志愿保洁员,负责病消毒和医疗废物清理。

  清理医院病意味着将和病毒零距离接触,马洪全内心挣扎了一夜,第二天还是拨通报名电话。很快,他与两位年龄比他还小的志愿者住进医院准备的宿舍。三人分别负责医院四、五、六层病的消毒和保洁工作。

  新冠病毒主要通过飞沫、接触,在医院有限的空间里气溶胶也是一个不小的风险。上岗前,马洪全三人培训了一天,工作人员还给他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份“新冠病区工作流程”的图表。

  每天7:00进入病区清洁区换服装,穿防护服;7:15清理缓冲区,拖洗地面,收缓冲区垃圾到污染区;7:30将污染区垃圾打包扎口,送到污物电梯厅;7:30-9:00清理病卫生和消毒;9:00-11:30清理污染区医疗垃圾暂存间;11:30脱防护服退回清洁区,跟换衣服离开病区。下午,马洪全三人还会把上述流程再重复一遍。

  病清洁工作流程之外,还有很多细节需要注意。马洪全说,在清洁区要做防护和消毒,需戴两层头套、两层手套鞋套,还有防护面屏,每个步骤之间都需要拿酒精不断消毒。随后,按要求依次进入三个缓冲间,之后到半污染区,最后进入污染区。

  马洪全负责的18个病有54个病人,他每天进入污染区,首先是配84消毒水,把20多个拖把头和50多个消毒小方巾浸泡半个小时。为了防止交叉感染,综合频道每间病都有一个专用的拖把头,每个病床都配有一张消毒方巾,不能混用。随后,马洪全将进入病收集垃圾,对地面、卫生间、储物柜、床等进行清洁和消毒。

  新冠患者的症状包括和腹泻。因此,时常会遇到病人还没走到卫生间,就或排泄到地上,这时马洪全必须快速用消毒方巾将其盖住,一个盖不了盖两个、三个……然后向方巾喷消毒液,等上十分钟,再加戴上一层手套,将物清理打扫,密封包装后,放到指定。

  在马洪全和同事们看来,轻症病的工作比重症病要轻松些,但不仅仅是工作内容,还包括心理压力。

  重症病的病人不能动,因为插着管,周围还布满各种仪器,他们每次进入后需快速清洁,再快速离开。“待久了会感觉很难受。”马洪全说,有一次他同事负责的病床,上午人没事,下午就去世了,随后“病床被推走,衣服和用品当作医疗废物扔掉,甚至连身份证、和手机都只允许家属拍照,不让拿走。”

  与平时的医疗废物不同,新冠病区产生的所有垃圾都是医疗废物,例如医护人员防护服、病人的衣物、被褥、毛巾、病区的盒饭、病人的物等。这些垃圾的处理必须进行严格分类。

  医用织物用可溶性医疗废物垃圾袋包装,然后用新冠扎带密封,转运至洗涤中心洗涤;医疗废物则用医疗垃圾袋包装,然后用新冠扎带密封,转运至医疗垃圾间,等待转运和焚烧。据了解,新冠医疗扎带有三种:(感染性废物)、白色(感染性废物)、玫红色(损伤性废物),每个轧带都有单独的二维码和编。

  密封包扎好的医疗废物从病到医疗垃圾间,均需要专门的工作人员通过污物电梯进行。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医疗垃圾间在负一楼,最近因为垃圾增多,原本的垃圾间装满了,很多垃圾桶不得不摆到垃圾间外。

  转移和运输:恨不得用酒精把身体擦一遍

  2月27日,一辆能装载18桶医疗废物的转运车穿过污染物运输出入口,到达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医疗垃圾间。

  梅德龙是这辆车的负责人,他手里有5台车,主要负责东湖新技术产业区各大医院、社区医院以及隔离点的医疗废物运输。

  梅德龙是湖北中油优艺环保科技有限(以下简称“中油环保”)的员工。1月29日,首批5台医废车和12名专业医废处置工作人员从襄阳到支援,随着医疗垃圾不断增长,又派了三批增援力量,梅德龙是其中之一。

  目前,他们有93个工作人员,35辆车穿梭于的各大医院,将一车车医疗废物运送到垃圾处置点。

  每天早上8点,区环保局会根据医院和垃圾处置点的情况通知梅德龙,他根据通知再安排车辆到具体医院。上午运输完成,工作人员到分配酒店领盒饭就餐,下午再出车。最多的时候,一天跑四趟,现在随着支援增多,他们大多时候跑两趟。

  2月28日下午1点半,红星新闻记者跟随运输车到达湖北省中医院光谷院区医疗废物暂存间——住院楼侧面的板。

  司机、押车员和医院的工作人员先将空桶卸下,然后将装满垃圾的桶搬上车。搬完后是集体消毒,工作人员拿着酒精喷壶相互喷,手套、防护服、鞋底,然后对车厢内外进行消毒。

  医院距离废物处置点有20多公里,这个处置点属于北湖云峰环保科技有限(以下简称“云峰环保”),是梅德龙的车队经常去的处置点。据报道,开始时,云峰环保临危受命,暂停焚烧工业废物,应急处置医疗废物,从第一桶医废进厂到2月18日,26天时间,为处置医废近200。

  行驶半个小时,下午2点10分,运输车在“云峰环保”厂门口停了下来。前面有四五个车,工作人员前来登记车牌,大约进厂的时间是3点10分,在等候的时间里,司机将车倒入旁边空地。综合频道登记时间到了,但是还是没办法进,几个司机上前找工作人员询问,得到的回复是处置能力有限,只能继续等。

  司机有些着急,拨通梅德龙的电话递给处置厂工作人员,一番沟通后,司机还是只能回到车上。

  梅德龙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在运输垃圾最大的问题就是排队,每个处置点都会排队,短则一小时,长则两三小时。“司机一着急就给我打电话,我只能打电话去环保局或处置点问情况,很多时间没办法,就只能让处置点安排点盒饭,弥补他们回酒店吃饭的时间。”

  梅德龙说,遇到天气热,防护服密不透风,每出一趟车就会打湿一身衣服,站着不动时冷飕飕的。但因为工作,对于防护工作谁也不敢怠慢。“有些同事家里人担心,提醒他们消毒,他们恨不得用酒精把身体擦一遍。”梅德龙表示。

  接近下午4点,运输车终于进厂了。在机器轰鸣声中卸完车,工作人员推着消毒车,先将所有的垃圾桶消毒,然后再对车体和车厢内部进行消毒。每两三分钟,他们会将两桶垃圾倒入斗车,斗车随着传送带升至锅炉,完成最后一道程序。等收集好18个空桶,运输车才能离开。

  消毒和焚烧:一次燃烧处理1个多小时,24小时不停工作

  高温蒸煮、微波消毒、焚烧,是医疗废物处理的三种方式。但期间,医疗废物的数量突然猛增,焚烧是更加常用的方式。

  深圳一家环保企业的老总李先生从大年初五开始,就在雷神山当了一名志愿者。他在接受日报采访时说,院区内的垃圾裂解焚烧炉一天要焚烧两千包左右的医疗废弃物,总计8到10左右。

  据介绍,这种医疗废弃物焚烧的难度很大,因为其中多半是防护服,使用之后很难进行折叠压缩处理,所以体积较大,把垃圾塞进炉膛比较困难。

  此外,焚烧防护服时会产生焦油,炉膛温度必须达到百度才能防护服烧得彻底,所以每一轮垃圾焚烧的时间会很长,一次燃烧处理需要一个多小时。为了雷神山的医疗废弃物能够迅速被处理,不产生堆积,现在裂解焚烧炉处于24小时工作状态,志愿者也以早晚班的方式轮流作业。

  很多医院除了将其转运到处置点,还得自行处理一部分。

  在江夏区大花山方舱医院外,有一间临时搭建的处置点,专门用来焚烧医疗废物。处置点四周拉着警戒线,口的围栏贴着:高危垃圾,闲人勿进。两个工作人员不时将一包包垃圾,扔进炉子,焚烧引起的黑烟,站很远也能看到。

  在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停车场旁的空地,也临时搭建了一处垃圾处置点。蓝色塑料雨棚,下面用红白蓝塑料做围栏,一台Streilwave(斯德微)医疗废物处理设备,由志愿者负责操作24小时处理垃圾。

  负责设备的志愿者介绍,Streilwave用粉碎器和搅拌器,把医疗废物研磨成粉状废物,通过微波对垃圾进行高温消毒,每处置一桶大约要20分钟。

  因为此前的医疗垃圾间存放有限,最近医院在设备附近增加了几个集装箱,将部分医疗废物先运送到集装箱,他们再用垃圾桶到集装箱把垃圾运到设备旁处理。平时他们住在一个没装垃圾的集装箱,轮班,24小时不停歇地工作。

  据报道,同济中法新城医院的医疗废物原本放在医院地下室的暂存间,使用红外线和药水进行消毒,但是随着的到来,产生的医疗废弃物是以前的十倍。

  “以前我们的医疗废物放在垃圾桶里都会把垃圾桶盖子盖上,但是现在医疗废物实在太多了,不仅盖子盖不上,还要把垃圾硬塞进垃圾桶,有时候装有医疗废物的垃圾袋受挤压会突然炸开。”一位工作人员说。

  值得一提的是,“中油环保”的清运范围几乎涉及全部医院,甚至包括部分火神山医院的医疗废物清运工作。目前为止,已转运医疗垃圾910车次,超过500。

  相关负责人介绍,大部分医院和处置点不具备过磅能力,医疗废物的重量往往只能按照医废桶数量进行估算,每桶的重量大概在五十到一百斤之间,但是有时候一个桶里只装一床被子,没多重但很占地方。

  据报道,2月16日,“云峰环保”占地2000平方米的新增医废处置项目开始动工,项目建成后,将实现日均处理医废22。截至2月24日,市医疗废物处置能力为每天262.8。

  梅德龙现在几乎跑遍了所有医院,他发现很多医院不仅垃圾桶不够,而且储存间容量也有限,一些医院不得不另找一块空旷的地方暂存医疗废物。

  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蓝婧

  编辑 郭宇

原文标题:综合频道回收、转运、焚烧,另一群离传染源最近的人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zonghepindao/2020/0306/23289.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