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涌夫人西游一万圣公主篇

综合频道 2020-02-1461未知admin

  祭赛国乱石山碧波潭中,万圣公主侧卧床头想起三年前那一幕:万圣公主自仗着美貌娇容,玉手拉着玉龙三太子道:太子快陪我歇息吧。说着取出胸前的法宝,夜明珠也是温养舍利子递给熬烈,谁知熬烈一把夺过,说道:“如此说来多谢了”,接过就走,万圣公主正要和他痴缠,三太子一把推开她,骂道:“你这个水性杨花的**,我三太子可是苟合之人?滚!”公主被夺了法宝,却没换回太子半点宠爱,哭喊:“太子...”,三太子却扬长而去。

  她与龙三太子成亲三年却与九头虫,却生下个臑蛟这个孩子,想起龙三太子玉树临风的模样,万圣公主却潸然泪下。她深恨孙悟空和唐僧,却把怨气撒在祭赛国寺的身上,被不计其数。她再次偷走了夜明珠舍利子,途径寺她登上了塔,正要摘取那夜明珠时,一个眉清目秀的俊朗她的玉手,万圣公主吓了一跳,那稽首道:“万圣公主为何深夜到此?小僧在此得见公主,如天人一般。”万圣公主说道:“您这坏我好事,却是为何?”那回道:“小僧不敢,只是小僧知天下八艳,无底洞地涌夫人,七绝山七绝夫人,黑风山黑风夫人,芭蕉洞铁扇公主,白虎岭白骨夫人,碧波潭万圣公主,毒敌山琵琶洞主,盘丝洞幽柔夫人,今日见到公主花容月貌,果然是绝代佳人,希望公主去我寺一叙。”万圣公主冷笑道:“我这千娇百媚的身子怎么能给你这贼秃?”那嘻笑道:“公主此言差矣,小僧虽不才,却通晓法术,练的一身武艺,紧要关头可以助公主一臂之力。”万圣公主道:“无需你助我,祭赛国那些宵小之辈,我不放在眼里。”道:“公主可要小心,别人不知,我却知道公主的私事,公主并非龙王嫡女,乃是龙王和青蟒主母的小女,故而真身是条蛇精,夜明珠之下您会现出原形,不利于您啊!”万圣公主不以为然,径直前往。

  到了塔顶,她刚要摘取夜明珠,只见塔下人头攒动,原来祭赛国国王早有防备,武士僧侣在底下,她正要逃,下面齐扔出药包,药包里全是雄黄粉,万圣公主显出下身蛇尾,人都在喊蛇万圣公主是蛇精妖女,她四下难逃,此时那拉住她道:“公主随我来!”万圣公主别无办法,只能和他遁地而逃。万圣公主中了雄黄粉,头晕目眩,大跌,她喊道:“哥哥救我!”拉着她到了寺的下层秘道,进入一个经。万圣公主落魄至此,她已成龙三太子的弃妇,又被百姓喊打,祭赛国追缉她,姘夫九头虫已死,眼下若是被拿住,定然和几个女妖精一样,不是死无葬所也是重罪服刑。

  想到此等伤心之处,万圣公主不觉潸然泪下,无语凝噎中,说道:“公主金枝玉叶,这几年光景过得着实不易,先暂且住在小僧庙中。 ”万圣公主就在他中避难,却和那日久生情,在万圣公主寿诞之时,献上佛舍利以博她一笑。

  这次她将舍利子吞进肚子里,这舍利子让她抖擞,越发地貌美娇艳,她为了养着舍利子,日夜勾引寺的,摄取他们的阳气,把他们的也吃进肚子里。特地建立了一座寒潭宫,里面摆了一张花月帐,供她和淫乐,由于万圣龙王已死,万圣公主留着这名也无用,人都说她是三太子的弃妇,也不好行走于三界之中,她自更名为花月夫人,尽情赏花弄月,以纵其。

  此时,唐僧师徒正过祭赛国,与之前相比,该国已经是民生凋敝,到处是残垣断壁,城郭之中也是饿殍遍地。唐僧师徒可怜这城中百姓,师徒三人开凿河槽,引来水源供给百姓。唐僧拦住一位老妪问道:“老人家,这祭赛国本是物产丰饶,怎么变成如此模样?”那老妪哭道:“都是因为这里的寺要扩建,男人多被征调去当出家,一部分去修建碧波潭的地宫了,寺已废,百姓们也不笃法,一时间偷盗,四处乱相。”唐僧叹道:“出家本是自愿,为何与人,如今此处四方盗贼如蚁聚,饿殍遍地满目残骸,定是出了什么乱子。”那老人说:“只知此处有兴土木,就是为了行乐。现在寺的佛舍利也被盗了。”唐僧说道:“佛舍利又被盗了。必定有人啊!”老妪说道:“长老小点声说,这里要花月夫人,每年课税极重,若有敢言不从的,被那女军士拉去斩首,剥皮,断椎,寸磔等。”唐僧师徒怒不可遏:“如此,还征掳女人作侍卫?”行者说道:“什么花月夫人?不过是个兴妖作怪的女妖精罢了,征用女人不过是为了她的丑事!”那老妪慌忙告辞。

  唐僧说道:“我等成佛,理应体恤黎民,用佛法,奈何用去做?!悟空,你随我进入内城寺去看看!”行者跟定唐僧,一看虚实。

  二人牵着白龙马进入内城,走到寺,已经是残破不堪,僧侣也是人去寺空,塔上的舍利子也被盗取,行者和唐僧步入寺佛塔,唐僧不由想起往事道:“悟空,你可曾记得几年前我们在此扫塔,还了僧侣们一个清白?”行者笑道:“记得记得,我们都是有功之人,小白龙三太子还把佛舍利从龙公主那里骗来了,也是奇功一件啊!”唐僧道:“龙马这些年勇战当先,,我们应当给他找个归宿,只是他从他先妻那里骗来舍利子,本是二人和睦相逢时,却让这女子孤守龙宫,甚是令人。”行者道:“这也怨不得别人,那婆娘和九头虫在先,偷佛珠在后,犹轻,何谈?”唐僧劝说道:“徒儿,我等乃是修成小佛,万事当以慈悲为怀。”行者奚笑不语,和唐僧塔中。

  只见一个大将一组三十余人,小的有五六七八岁,大的十一到四十岁,排成队列剃了发,用香点了戒疤,对着大殿里喊:“方丈,舟车,马匹,大小都备好了,可以下水进宫了。”唐僧和行者闪到一边,只见几十人用锁链牵着,拉上马车,运送出去。

  行者和唐僧说道:“,这些,其中必有蹊跷,待徒儿尾随这些马车去探探,我已经吩咐龙马熬烈变形来护卫你,你在这里探听一下虚实。”说完行者变成一只飞蛾跟着马车队走了。

  行者分着跟着马车,这些被掳来扮作的男子们个个噤若寒蝉,如同灌了哑药一般,这些假个个都是精挑细选的精壮汉子,身材魁梧,小孩儿确是相貌不俗,行者纳闷这些汉子为何不呢,一上到了一池潭水,行者定睛一看果然是碧波潭那领头的喊道:“尔等贼秃,依次进去!”行者蹲在一个的肩膀上,走进水里,下到龙宫,只见龙宫深处三个鎏金大字:“寒潭宫”,行者自思道这必定是妖精的住处了,他跟着进入宫内,宫内玉柱尽是雕龙玉砌,到处是白龙画栋,都是像极了龙三太子的龙身形状,她还以为是进了龙三太子的龙宫,谁知,那亭台有十几丈高,一级一级台阶上去,极尽奢华,行者想到这都是祭赛国的民之疾苦所在,他想跟着看个究竟,便跟着其中一个,的都是女兵,那领头的的拿出腰牌对上门,一个精壮的走了进去,行者也跟进去,里面还有个内门密不透风,行者进不去,可那却能踏着进去了,行者不得其解,他发现那门眼儿有一处图案,正是条白龙,只有龙牌才能解开结界进入。不过行者可以透着那门眼儿是的琉璃做的,凡胎看不见,行者火眼金睛看着里面动静一清二楚,敏耳听得真切。

  远处飘飘渺渺,朦胧之中一床帐,绿纱朦胧,那一如床帐,只见一位女子,身披碧绿纱裙,秀发披落,有西子娉婷身段,似嫦娥花容月貌,腰肢袅娜,杏眼还送秋波,定睛一看

  原是熬烈之前恩爱妻,水性杨花浪,居然为了养颜纵欲,在祭赛国兴妖作怪,她缠住那的光头,香臂摩挲,她把拉到她的软卧床上,伏在那胸口前极尽挑逗之,万圣公主的腰肢扭动,酥软轻柔,那确如钢铁一般,万圣公主喊道:“臭,还真是硬,这些又臭又硬的,了我和我的三太子的好事,今日我要你们这些都吞进我的肚子里。”说罢她取下头发上的毒簪子扎进那的后脑,一声,万圣公主一张口,把那生吞进了肚子。那乃是寺的武僧,刚硬无比,万圣公主腹部胀疼,口中喊着:“哎哟,这太硬了,快来人啊,把我的长老哥哥请来啊!”

  行者暗自道:“这妖精婆娘没,看来她深恨我们师徒,却勾引随她的,难怪三太子不要这骚娘**!”行者跳出碧波潭,飞回寺,找到唐僧和龙马,唐僧说道:“悟空,我和三太子没发现什么,只是那有个长老,日夜,刀枪不入。”行者说道:“什么长老,我看是个什么妖孽罢了!三太子,你真是讨了个好婆娘,她在此处兴妖作浪,姘夫,滥杀,我亲眼所见她生吞吃了个!”三太子红着脸说:“这贱妇如此,只是不知她还有吞人之术?”唐僧道:“必然有法宝所住,不知是何物?”行者说道:“这不好说,还是三太子是随我走一遭。”

  说完,二人跳入碧波潭,深入寒潭宫,来到花月帐外,只见那长老昂首步入,行者火眼金睛一看便知,那里是什么长老,是个乌龟变得妖精,门口的女兵到我:“长老,我家花月夫人在内帐等候您!”长老取出龙牌,对准门眼儿,徐徐灵动,长老走了进去。此时三太子和行者说:这便是我的龙蛇牌,我和万圣公主成婚之时,造了龙蛇牌,万圣公主其实并非碧波潭老龙王和绿色蟒蛇所生,她是一条蟒蛇精,只是长得貌美绝伦,和我定了亲,我们造了定情之物,此门乃是我和她的洞们,我得蛇牌,她得我得龙牌。”行者道:“这妖精美人挺挂念你嘛!”二人商定先不进去,暂且看看者长老和她有何关系。

  花月蟒精妖女浪吟道:“快来啊,我的。”那贼秃按捺不住,上去就撩开了花月妖娘的绿纱衣,抚摸她的雪肤柔臂,花月夫人搂住,竟然亲昵起来,痛尝妖女的樱桃玉口,把那万圣公主压在身下,蛇龟交合,刚柔互通,地涌夫人贼秃体魄刚硬如铁,妖娘腰肢娉婷娇柔,一个落魄龟精遭放逐,另一个娇艳被摈弃,都是之人,野合起来无法自持。这奸夫耳鬓厮磨,你侬我侬地在床帐里嬉戏。那万圣公主见那满面汗珠,她取下在腹下的贴腰手帕给他抹去汗珠,说道:“嫁给那小白龙,我对他情意绵绵,他对我冷若冰雕,只知道习武,不解半点风情,嫁给他三年不如和九头虫三日晚上,更不如和哥哥一个时辰过的快活!”听到这里,三太子熬烈的肺都要气炸了,若不是行者拦着,非把这寒潭宫打碎了。挽起她的秀发道:“我的公主,如何能做长久夫妻”万圣公主搂住道:“我的哥哥,别再叫我万圣公主了,祭赛国的贱民们都把我骂成什么了?如今我已经改回了我母后的姓氏和名,我可是蟒族的花月圣夫人,可谓羞花闭月之美,谁不爱我呢?”亲吻她的臂膀道:“好好,都依你,我的花美人,如何长久呢?”花月夫人却心想:“这好厉害,知道太多于我不利,不如吃了他。”万圣女妖精用她那臂膀缠住的脖子,如同蟒蛇缠住了巨龟,张口想吞了他,不料那早有防备,捏住女妖精的臂膀,点中她肚脐的神阙穴,让她不得动弹,笑道”夫人莫要使些手段,若不是夫人太美貌。”花月夫人没办法,只能服软道:“哥哥,奴奴最恨那些,破了我的好事。”解开她的穴道说道:“夫人还是忘不掉小白龙吧?”花月夫人问道:“情哥哥,何出此言?”说:“时至今日美人还挂着他的龙牌在肚脐,前几****同床,你却梦里喊心肝龙哥哥,今日却喊哥哥。虽说你水性杨花妖媚无比,我照样疼你这个花美人。”花月夫人绯红了面颊,伸出娇柔臂膀给捏捏肩膀,柔声说道:“哥哥,我有个法子和你长相厮守了。”说完在那贼秃耳边耳语几句,贼秃乐得满面春风。

  行者和熬烈看在眼里,熬烈恨道:“这个,原来这般下作,我此番夺回夜明珠,不会对她手下留情。”行者笑道:“我们合计合计,你的娇妻可要吃些苦头了。”三太子说道:“任由大圣处置,此等妖媚奸邪,不可不除!”

  行者和敖烈潜伏在寒潭宫的门口,那是的必经之,那从门口进入,地涌夫人敖烈要砍杀他,行者拦住:“” b “说!那婆娘和你说了些什么?”“大圣饶命,大圣饶命,都是那花月妖女的主意,和我无关啊!”行者提起他的头来说到:“我不杀你,你说出和那花月妖精通奸,把那佛舍利弄哪里去了?”道;“那个说佛舍利在她的身上,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用着佛舍利可以知晓天下佛僧,今日她知道唐僧在附近,她令我在唐僧身上切块肉回去吃了可以长生不老。”行者骂道:“狗贼!我不杀你,快滚!”说罢连滚带爬就跑,居然后心一剑被捅了个穿,原来龙三太子怒不可遏,一剑结果了他。行者道:太子,你鲁莽了些,须多晓些事,那女妖精是你先妻,还是交给你好了。”二人在那龟身上摸出一件帛书:“依计行事,若遇小白龙,切忌刀下留人。花月夫人敕书”行者笑道:“这蟒蛇妖女对你还挺有情义,不过她要害我,我可要让她疼一疼了。”

  身死被弃尸寒潭宫门口,有人飞报花月夫人,夫人吓得面如土色,姘夫死的不明不白,她越想越怕,突然花月帐内闪过一个人影,花月夫人生疑,正在纳闷中,一只手已经搭在她肩膀上,那手温润如玉轻轻抚摸,花月夫人感觉似曾相识,转身一看却是三年之前恩爱郎君,西海龙宫三太子敖烈。花月夫人吓得倒在花月帐内,喊道:“太子,尼如何钻进我的床帐?”三太子笑道:“三年不见,夫人别来无恙!九头驸马死后,又来了个贼秃!不过这贼秃已经让我杀了!”花月夫:“这贼秃纠缠于我,我不得已委身于他,太子殿下,你看这光景我都布置如同我二人成婚之时,我对你心心念念,啊!”三太子冷笑道:“你这毒妇,私藏国宝,暗害唐僧,何敢?”花月夫:“太子,妾身知罪,请太子殿下帮我隐瞒,我愿与殿下言归于好,恪守妇道,给殿下添个龙子。”说罢,花月夫人解开下腹的裙裤,露出肚脐,她肚脐仍挂着和三太子的定情信物龙蛇牌,三太子见她腹部气流涌动,熠熠闪光,知道佛舍利在她肚子里,地涌夫人只是难以的手,便心想:“我先她。”他假意说道:“你真是我的好美人啊,还留着我俩的情物件,看来今日我就在这里歇息了。”花月夫人正有此意,她把三太子拉到床上,展露她香肌雪肤,芳腰玉肚,一夜缱绻,龙蛇交融,情到深处,三太子问道:“美人,你把那国宝藏哪里去了?”花月夫人笑道:“回太子殿下,这国宝正在我的身上呢!一是夜明珠佛舍利,二是我腹中的小龙儿。不知你要那一样?”三太子道:“先看佛舍利吧!”花月夫人答应好,说着便抚摸抚摸肚腹,她慢慢倾吐出来,她说:“太子,这三年我吞了五百多,他们的精魄都被我练成花月丹,把你的神龙丹结合一起,加上这佛舍利炼化后让我俩互相吃下,可以长生不老,省的去吃唐僧肉。你看如何?”太子道:“如此甚好,那夫人可否让我一观你的国宝。”花月夫人笑道:“如今我们已经圆,还分什么你我呢,我的就是你的了。”说完她递给三太子,三太子一把接过吞进去了,花月夫人再次上当,喊道:“太子,你又要舍我而去?”三太子道:“美人,我来保管,我在西天上一练的神龙丹你吃下去,换你的花月丹我来吃。”花月妖女撒起娇来:“太子,我要和你对飨。”所谓对飨,二人嘴对嘴身子对身子,三太子没办法,怕她毁了佛舍利,花月妖女脱了衣服也解开了三太子的龙袍,和三太子亲上嘴,肚脐对肚脐,缠绵半日,花月夫人吐出花月丹说道:“太子,你吃。”三太子吃着,甘甜无比,顿时气力充盈。他却取出神龙丹给花月妖女,说道:“夫人,这是我的神龙丹,请慢用。”

  蟒蛇精见他如此体恤,张口就吃,谁知那是行者变的,妖女一吃,行者在她香舌上,张口一咬,刚硬如铁,反而把妖女的银牙硌出血,花月妖精捂着俏脸,道:“哎呀,这神龙丹如此刚硬,怎么吃啊?”三太子笑道:“美人莫要硬尝,神龙丹阳气刚硬,只可吞咽。”花月蛇精媚笑着吞进肚子里,行者窜入她肚子里,乱窜一气,花月蛇精害怕的要命,感觉一个东西在她肚子里飞窜,喊道:“殿下,那神龙丹好生厉害,在我的肚子里乱飞,我害怕”三太子说道:“美人莫怕,我和你去寒潭宫的梅花树林走走。”一走去,花月蛇精折了一枝梅花,刚说句:“月影弄梅,乃是—-哎哟,我的肚子...”三太子假意说道:“美人,肚子如何? ”花月蛇精捂着小腹:好疼啊,哎呀!殿下,我的肚子怎会如此疼痛? 三太子笑道:“这神龙丹确实厉害,破了你的麝月肚脐。”花月蛇精大惊失色:“殿下怎知道我的麝月肚脐?”三太子:“麝月肚脐shi 你的要术,把雄黄粉给我,说可以破了美人的麝月肚脐。”花月蛇精暗自叫苦。行者在她肚子里喊道:三太子,让你老婆着点儿。三太子大圣尽心就好。花月蛇精一阵疼痛,喊叫一声“太子,我的肚子疼得好厉害,你在和谁说话啊?”三太子说道:美人,这是唐僧的大斗战胜佛孙悟空。花月蛇精惊吓的魂外,抱住三太子道:“太子,快饶了妾身吧?若是这臭猴子在我肚子里,我定是死也!”行者听着她口出不逊,飞起身拳打她的玲珑美,打得她不止,花月夫人捂着肚子道:“弼马温,你这野猴居然弄我我这龙宫第一美人的肚子,让你看看我麝月肚脐的厉害。”说着她的肚脐中散出毒烟,行者撒了一把雄粉,毒烟散去,接着行者横躺在妖精美人的腹腔内,顶着她的肚皮。花月蛇精疼得泪流满面,梨花带雨,口道:“太子,我知道错了,可是为何对我如此?一介男子钻进我的肚子,羞煞我也!”三太子道:“月儿,你戕害黎民百姓修建寒宫,僧侣媾和龟精,暗害唐僧无数,条条,我也不能保你性命。”行者道还想害我,且吃老孙一拳,一趟猴拳,打得花月蛇精,“哎哟,哎哟,好痛好痛啊!饶命啊,大圣爷爷!”花月蛇精疼得起满地打滚,跌落尘埃,哭喊道:饶命啊!三太子道:“猴哥高抬贵手!念在她对我旧情未了面上,饶她一命吧!”行者道:“蟒蛇精,你张开嘴,我饶你不死!”花月蛇精张开口,行者一跃而出。

  此时,天兵天将已到,将花月夫人捆了,雪白的腰肢上锁上,臂膀被绳索捆的伤痕累累,花月妖精哭的雨落纷纷,被押到发落,被判腰斩,花月蛇精哭的越发厉害,喊道:“腰斩?我的腰身,那要疼了。”居然她觉得腹中阵痛,原来是小龙要生了,体恤,待生产后。一年后,三太子为她送行,花月夫人解开腰带,解下肚脐的龙牌还给三太子,说道:“太子,妾身,就此地别过,虽说我和那,九头虫有私,却独最爱恋太子,你若对我还有情,摩挲我的肚子便心满意足了。”三太子撩开她的裙衩,亲吻她的肚脐,悄然递给她一枚毒簪子,花月夫人知其意,用簪子刺入自己腹中,一阵软香花毒让她香消玉殒。

原文标题:地涌夫人西游一万圣公主篇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zonghepindao/2020/0214/1286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