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慕情『慕情X风信』猛忆初雪

社会频道 2020-03-07191未知admin

  风信大概五百多年都没见着雪了。仙京四季如春,是没有雪的。所以看这华灯初上,碎雪如琼不由愣神。失神间,前边的慕情已丢下他一大段距离。

  手中的风灯将几缕薄光渗入一片冰白,朦胧中不免想起漫长岁月里那早已褪色的点滴。

  皇极观的灯火昏黄如老僧一般沉定。少年的影子沾着雪光晶亮亮的,被灯火拉长,延伸至自己脚边。

  他看那人影清癯,扫起落雪来身姿轻灵,但扫帚落地却带起一股劲风,片刻脚下积雪散尽。用扫帚还能使出这样的剑法,风信的眸子瞬间一亮。

  那时的慕情一身月白单衣,紧抿薄唇。风信安静的站了好一会,才抱好了酒坛轻咳一声。想同他打个招呼,可少年听见动静回身竟满脸倨傲,目光中隐约有一丝。随后竟是一脸不屑的冷哼一声扭回头去,翻他一记白眼。

  了……在心里骂他一句。看上去挺斯文的少年,原来竟这般不知礼数。他他……他一个扫地的哪里来的底气敢对他这个态度!

  陪在太子身边久了,旁人巴结他都怕来不及。这个人明知他是太子近侍,竟还如此目中无人,不当一回事。

  都是陈年旧事了,突然想起来竟还觉得胸口窒闷。从一开始,慕情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几百年过去,依然如此。虽然早就知道他从没把谁放在眼里过,可风信还是想起来就觉得不甘心,不知自己是着了什么道,非要赌那一口气。

  风信摇摇头,提灯赶上那把他甩在后面的人影。慕情的脸半掩在风灯的光晕里,睫毛上零星雪光同百年前别无二致。眉梢带了些莫名其妙的清傲和刻薄,可风信却一反常态移不开眼。

  这几百年的对峙,如果非要找出一个理由,便是我不容许你的眼里没有我。风信僵了下,惊愕自己会想出这样的理由。可却有什么刻意的东西了。

  荒原上细雪如纱,慕情走在前面,丝毫不顾身后之人。忽然手臂被人拉住带着他转过身,低低的却又刻意放温的语声传进耳中,“慕情。”

  慕情毫无防备被推倒在地,陷进积雪里。他看着同自己水火不容了几百年的人就那么跨坐在自己腰间,灼热的目光仿佛能将积雪融尽,不由得颤了一下。也只颤了一下,修长的手便化为一掌去拍风信胸口,一记白眼愠怒道:“你有病吗……滚下去……”

  慕情瞳孔大张犹如五雷轰顶,难以置信这是风信所作所为。可怎样挣扎都逃不开风信的钳制,双唇被他肆意的侵占。束发的木簪被他拔下,青丝散在莽莽雪原。

  风信一手扼住他的身体,一手托住他的后脑,唇瓣辗转吮吸轻啮。慕情双脚踢得积雪纷飞,极力侧过头去想要停止这一场,却是徒劳。

  头上的雪花落进慕情的颈窝,身下的人蓦然一抖。风信放开他的后脑,唇间却仍没有松开的意思。将手抚在慕情的颈窝,风信慕情拂去落雪。指尖随着衣领划下,停在腰间。他终于停下双唇,意乱情迷的看着慕情的脸,“我……啊啊…啊…”

  趁他手劲放松,慕情抬手捣了他一个右眼乌青。风信吃痛抬手捂着眼,慕情终于得了一脚将他踹倒,骂都懒得骂,快速的起身大步逃离并厌恶的用袖子一遍遍的擦拭着自己的唇,直至磨出血来。

  官都发现了,自从完成帝君吩咐的任务从人界回来,南阳和玄真两位将军有说不出的怪异。

  南阳将军将近半个多月都用头发遮住右眼。玄真将军将近半个多月都用白纱遮住下半边脸。并且玄真将军见到南阳将军,之前总会怪气冷嘲热讽一番,如今竟对他躲躲闪闪,尽量避免碰面。

  可帝君的宴饮总不能缺席。风信早早来了坐在老裴旁边。老裴将军抬眼看看他,“南阳,你遮着右眼作甚,莫不是学那血雨探花?”

  风信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不作答。老裴轻轻挥手,仙风袭面,吹开了风信遮眼的发,虽然乌青已经差不多褪去,但还余下浅浅一圈印记。老裴愣了下,“你这是谁打的?”谁能将上的武神打成这样?

  风信仍是不理,只顾一个人喝酒。此时,慕情来了。他见了风信顿了下脚步似乎转身要走,却被老裴喊住,“玄真,坐这里。”抬手拍拍自己身旁的空位。

  慕情硬着头皮坐下,谁也不看谁也不理。风信看他一眼,欲言又止。老裴将军看在眼里,毕竟湖了,什么端倪都逃不开他的眼。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他将一杯酒推到慕情面前,“玄真,喝一杯。”

  “真是目中无人,我的面子都不给?”老裴不怒反笑,“难道是因戴了面纱不便,说起来好生奇怪,你又不是仙女竟然戴这个。武神,这满天仙神见了……”

  对于风信和慕情来说,倍感的宴饮终于结束。慕情掸掸衣袖,眨眼就不见了。风信起身回殿,却被老裴拉住,“南阳,这个卷轴是前几天玄真找灵文要的,你去帮我给他?”

  “你为何不自己去?”其实风信正苦于没有理由去见慕情,嘴上虽然这样问,手却很快的接过了卷轴。

  慕情支肘坐在案前,目光渐迷离。忽而起身要出去,正撞上风信。风信扶住他,“慕……慕情,我来送……”

  措不及防地,柔软的东西碰了他的唇,让他再说不出话。慕情搂住他的腰有些的吻着他。

  “……”这又是几个意思?看他当时在雪原那个反应,分明是恶心他。这又是哪一出?风信搞不明白了。

  “从八百年前开始,喜欢你。”慕情亲了亲他的喉结,苦笑,“可我一个扫地的……下人……”他摇摇头,“不敢,也不配。”

  “怕被人看轻,所以一定要先表现出对别人的轻视。”他又吻风信的唇,“才能守住一点自尊,才不至于难堪。”

  “慕情……”风信叹息,从没有想过慕情自负过头的原因是这样。糙汉目中第一次现出痛惜之色,手抚上他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说我背信弃义,在你和太子最困顿的时候离开……”他哽咽着摇头,“其实只是我熬不下去了。再对着你,我怕我就会不住露出对你抱有非分之想,与其到时候被你们嘲笑……不如先逃避开……”

  “……”风信闭了一下眼又缓缓张开,将他抱起一个箭步丢到榻上,扯开他的腰带,抚着他的胸膛,“我岂会笑你的,我跟你一样。我自己都是惴惴不安,很生气你不把我放在眼里。最后竟然就那样一走了之,丢下我和太子于。”

  “你为什么也要离开殿下!你为什么也跟着飞升!”慕情也伸手去解他的腰带,他,“故作心如止水趾高气扬这滋味你以为好受?我躲到上来都躲不开你!”

  “心海起伏却要装作若无其事,冷言相讥来掩饰内心,你以为这滋味就好受了?”风信也起来,细细摩挲着他的腰身,最终放缓语气,“所以……都不要再逃避了。”他亲着慕情带着孤傲的眉梢,手向慕情胯下伸去。

  “啊啊……啊……”剧痛又将他从意乱情迷中揪出,倾心吐露后怎么也不会想到慕情竟又捣他个左眼乌青,“慕情!”

  慕情拉紧衣衫,一脚将他踢下去,同方才判若两人,“风信你最好不要我的底线!雪原上我不予计较,你不要得寸进尺!你到底想怎么样!”

  风信衣衫不整的坐在床下,握紧了拳狠狠捶了地面,“了,的操了!刚才明明是你先开始对我……你刚才说的都信口回来人的吗!”

  慕情冷笑一声,一个白眼翻过,“我说什么了?我对你能说什么,只会叫你滚!”

  风信呆住,“你不记得?你……你是方才喝醉了?”不应该啊,他就喝了老裴递来的一杯酒,不可能会醉成那样。

  那只有一种可能……风信起身左劈右砸,“我傻,被你捉弄……你针对雪原的事报复我!你……”风信指着他,再说不出什么,“你……”

  “报复你?楚是你私入我殿,对我图谋不轨。还砸的乱七八糟,我没让你散功德给我赔就是客气了!”慕情冷冷开口。

  “我图谋不轨?!了……你突然上来把我……竟说我图谋不轨?!”风信扭头踹门离去,“好好好……赔,赔给你!”

  风信气冲冲的跑出去,走了没多久竟然碰见了老裴,风信慕情“南阳,你的左眼怎么也……”不可能会看错吧,自己情场老手了,看他二人别扭的样子肯定是互相喜欢啊。这怎么又会被打?

  “你不要问了!”风信正要继续走,却被老裴一句话唤住,“玄真没跟你说什么吗?”

  风信倏忽怒火烧上来,“了!原来是你搞鬼!你一把年纪了这种把戏很好玩吗!”

  “他说了?”老裴笑的一脸灵光闪烁,“南阳,你先别气,我是在帮你。我曾炼过一个,是个酒杯。风信慕情喝了杯中酒,便会吐。我看你和玄真不大对劲……所以……”

  “你自己就不对劲,所以你看谁都不对劲。”风信又气又觉得好笑,“是你自己想试试哪个女人的心思,好下手勾搭吧。”

  “那你们是不是不对劲?”老裴拍拍他的肩膀,“难道我看错了?他怎么打你?”

  “是说了。”风信想起来又一脸怒气,“可突然又不承认了,不认人。”

  “玄真将军一向口是心非。”老裴抱臂,又抬手摸摸下巴,“这个的效力维持时间不长,效力一过自然也记不起自己说过什么。但你记着不就行了,你明白不就行了,总比摸不透的强。他就是口是心非。”

  弄清了个中缘由,风信终于不再那么气了。双眼的乌青刚刚褪下,帝君又派了任务,吩咐他和慕情同去。

  两个武神联手几回合攻下来,眼见对方撑不住了,收复他已不成问题。可风信却突然站立不动,趁此机会那凶即刻逼近,就要扼住风信的咽喉,风信像个石像不躲不避。

  剑光将雪帘齐齐斩开,把的凶灵钉在光秃秃的树上,长剑注入了,疾风炽光逼得人无法。

  风信掏出镇邪锦囊,将那半死的凶灵吸进去锁紧。抬头看见慕情握剑满脸愠怒,狠狠瞪他一眼冷哼一声调过头去,“刚才为何突然不动了?你找死?”

  “我赌赢了。”风信一把将慕情拉进怀里,紧紧盯着他的眼睛,笑了笑,“刚才你分明很紧张。”

  慕情用手推开他,径自向前走去。没走几步,又被风信拉回来按在树上,他用指尖碰了碰慕情眉上的雪,含住了他的唇。慕情从开始的,到最后双手主动攀上他的肩膀。

  慕情不答偏开头。风信伸手扭过来,他看着自己,“你不要妄自菲薄了,我从没有看轻过你。以前对你冷嘲热讽的那些话……”慕情抬眼盯着他。

  “只是想找点存在感罢了。”风信抓住他的衣袖,苦笑,“谁让你从来不把我放在眼里。”

  本以为他会沉默的。却不料慕情翻了一个白眼,怪气的开口,“当然不放在眼里。”他指向自己的,“因为放在这里了。”

  “了……”风信语气嗔怒,眼中却是含笑,“……那的不早说!还把我眼睛打成那样!”

  风信狠狠将他推倒在雪地,胡乱的亲起来。抽掉他的腰带,从脖颈一吻到腰腹,“慕情……”

  “我……”想起前两次他过激的动作都被捣了个乌青眼,不免心有余悸,他亲了亲慕情的唇,“我……了……我真的操了?”

  慕情以为他骂人呢,好半天才明白过来他什么意思,低低一笑,甩给他一记白眼,起身把他反压在身下。

  “你的信徒不是叫你巨阳将军吗?”慕情扯开他的腰带,拍了拍他的脸,“竟然还这么犹豫不决,嗯?”

  风信还来不及反驳,一阵侵入感传来,他抽搐一下紧紧抓住了慕情的肩膀,“慕情……你……嗯……轻点……”

  慕情走在前面,风信扶着酸疼的腰跟在后面提着风灯。真是操了,看着那么斯文的人做起某些事来竟然这么。不一,口是心非,算了遇到这样的人也只能认命了,喜欢他根本就是自虐啊好吗。

原文标题:风信慕情『慕情X风信』猛忆初雪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shehuipindao/2020/0307/23511.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