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廷玉:终清一朝唯一配享太庙的汉臣雍正帝

旅游频道 2020-07-10158未知admin

  大学士张英立朝数十年,清忠和厚,终始不逾。十二月,“赐典铺一所,本银三万五千两”。乾隆乙丑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历官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衔?

  乃张廷玉再三恳辞,以为‘普天下人才众多,三年莫不想望鼎甲。赠太子太保,谥勤恪】。【御批曰:“知即一如意抵家,深慰朕念。应得恩荫,照例移给次子张若澄。七十四岁以疾告休。但雍正明确宣布,他所选拔非常公允,并非知道是大臣的儿子而有意甄拔。张廷璐(1675-1745),字宝臣,药斋,张英第三子。恐尔眠食之时俱少矣。

  劳赏功之道,固应如是,汝当体朕心,勿固辞。”雍正帝赐给张家当铺,给出本金,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张廷玉勿为生活琐事操心,潜心于。”凡此数年以来,忝叨恩荫,滥列词曹,珥笔彤廷,趋承讲幄,叠膺赏赉,备沐慈仁,深惭教育之恩,未效驽骀之力。

  朕曰:‘大学士张廷玉患病,非朕臂痛而何?*朕在藩邸时,不欲与廷臣相按,是以未识汝面。朕以伊家忠荩有此佳子弟,中一鼎甲亦人所共服,何必逊让。雍正帝五十七年赴会试中一甲第二名(榜眼)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入值南书,迁侍士。张廷玉(1672-1755),张英次子,字衡臣,砚斋!

  尝充殿试读卷官,乡试考官,山东学政,总裁四库全书馆。雍正十三年,世病危,張廷玉與大學士鄂爾泰等一同接受顧命。康熙四十一年(1702)应乡试列副贡;”张廷玉积“之所及、耳目之所经”的人生,著成了《澄怀园语》一书。”旋奉旨:“张若霭著办理军机处行走。但臣家何等恩荣未备,只算臣情愿让与天下寒士。

  张若霭之弟。”廷玉随具折谢恩。乾隆十年(一七四五)进士,官至内阁侍读学士!

  张廷玉深得信任,因此在他年老时,把张若澄叫去南书给他当助手,就这样一步一步了。张若渟(tíng),张廷玉七子。”又谕内务府制安车一辆,选良马四匹以赐。张廷玉的后人有张若溎、张若霭、张若澄、张若渟,张廷玉的弟弟的弟弟是张廷璐。】以郎中出为云南知府,升四川建昌道,入为太仆寺少卿,历通政使,内阁学士,补工部侍郎。’陈奏之时,情词恳至,朕不得不勉从其请,著将张若霭改为二甲一名,即以二甲一名沈文镐改为一甲三名,以表大臣谦谨之诚,并昭国家制科之盛事。他说:“为官第一要廉,养廉之道,莫如能”,“拼命强,不受非分之财”。

  * 上遣御医诊视,并遣内侍询问寝食状,谕令加意调摄。待折卷时,方知是张廷玉之子张若霭。雍正八年十月,内奉世宪恩旨:“张廷玉著给一等阿达哈哈番,永远承袭,仍加二级。

  后来,张廷玉担任吏部侍郎时,因除贪,曾获得“伏虎侍郎”的美称。年八十五卒。生于1728年,由贡生纳资为郎,乾隆十四年(1749年)捐刑部湖广司主事,授刑部主事,入值军机处。窃臣年三十二岁,由臣父张廷玉吏部左侍郎任内荫二品官生。张廷玉叩谢曰:“皇上实以股肱视微臣,愧臣谫劣不能当,不知何以仰报圣慈于万一。

  ”先是廷玉抵家之日,即是折陈奏北直(省)近河州县被水情形。“今日行事俭,异日做官清。* 特赐第宅一区,在西安门外,并赐白金千两,为迁移之费。七年,擢江苏学政;* “蒙赐白金二万两,廷玉固辞”。上谕曰:“【此朕藩邸之物】,今无用处,特留以赏有功,【汝非大臣中第一宣力者乎?】当体朕心,不必再辞。呈现了“父子宰相”、“三世得谥”、“六代翰林”的耀眼景象。嗣后切宜爱惜,勿过劳,以负朕念。

  歷任侍講學士、內閣學士。盖大臣子弟能知忠君爱国,异日必为国家宣力。雍正十一年(1733年),张廷玉长子张若霭参加殿试,雍正阅至第五卷时,觉得该卷字画端楷,文意绝佳,便拔至一甲三名(即探花),在场的大臣皆称评定公允。”】又谕内务府总管等:“大学士张廷玉暂假回籍,可将内廷所刻书籍五十二种,悉行颁布赐,从官艘运回,送至桐城县。中雍正十年壬子科举人。

  ”“尔事务繁多至此,一日所办竟至成帙,在他人十日尚未能也。修三朝实录、玉牒、会典、《明史》诸书,皆为总裁。敢从班马论家法,且续《金》、《元》整旧函。张廷玉再四恳辞。这里的“”就是住不贪,克己复礼。当十一月十一日抵里时与子侄至戚辈相见甚欢,盖离家已二十三年矣。

  若君恩祖德庇佑臣子,留其以为将来上进之阶,更为美事。张廷玉跪奏云:‘皇上至公,诸臣亦曲,以臣子一日之长叨蒙恩取。移居之日,御书“调梅良弼”四大字,遣内侍捧赐。五十二年再应乡试中举;他在写给曾纪泽的家书中说:“《颜氏家训》作于乱离之世,张文端英《聪训斋语》作于承平之世,所以教家者极精。”(汪由敦《松泉集》卷五)张廷玉初以词臣分校礼闱时,有同事想找他谋私,他赋诗一首云:“暗室欺心古所难,四知常凛寸心安。

  ”当时汪由敦有《史局口》一诗:“不须潦倒问青衫,玉局陈编待发凡。至明年回京之日,亦照此遵行。【中十一年癸丑科进士,殿试第二甲一名,奉旨:“今日诸臣进殿,朕阅至第五卷,字画端楷,策内‘公忠体国’一条,颇得古大臣之风,因拔至一甲三名。】询之旁人,知为吾张之子。倘蒙皇恩,名列二甲已为荣幸之至。

  ’】雍正十三年皇上龙飞御极,臣父以总理事务又荷恩纶,赏给世袭头等轻车都尉,嗣经部议归并为三等子,仍令张若霭承袭。”他甚至亲自为弟、子、侄每人购书一本,让他们随时。】他是三朝宰相张廷玉的儿子。”雍正元年(1723),出督河南学政,因罢试事坐落职。

  】名篇,历久弥新。然而张廷玉仍再三恳允“以此让于天下寒士”,雍正深感其义,遂降为二甲第一名。张若霭有家学,祖父张英、父亲张廷玉均为雍正、乾隆朝大学士。怪底尘封浣花纸,年来绮语尽教芟。”张廷玉还继承和发扬了张氏一门的礼让之风。又奉旨:“世职准长子张若霭承袭,仍准入场。雍正其为“调梅良弼”?

  臣蒙恩现居,而子张若霭登一甲三名,与寒士争先,于心有未安。《聪训斋语》、《澄怀园语》这两部家训是张英、张廷玉父子留给子孙后代的财富,也是留给我们今天的一笔宝贵遗产。【十一年,擢礼部侍郎,再督江苏学政。钦此?

  曰:“大学士(不称姓名)明日起行,特颁酒筵饯送。张廷玉得知后,立即奏请皇上换选他人。钦此。求皇上怜臣愚衷。旋即又重新授为国子侍讲,擢国子祭酒,迁詹事府少詹事;这是继其父《聪训斋语》后的又一部张氏家训。】雍正十一年(1733),他回乡祭父大典,途经时发现严重,旋即奏请朝廷开仓赈济。今见汝赤忠,办事敬诚,益知为天主所笃生,皇考所教养成兹伟器,以铺诩朕躬者也?

  遺詔命其配享太廟。张若霭(1713—1746)字晴岚(读画辑略作字景采,晴岚),室名藕香书屋,安徽桐城人。康熙三十九年进士,累官至保和殿大学士兼户部尚书、军机大臣。”又奉诛批谕旨曰:“择得正月二十日大吉之日起身,上不可贪程,从容而来可也。其中最有名的,是“父子让探花”的故事。

  乾隆四年(1739),他得知乡里欠收,贫民乏食,立即驰书家人捐谷一千石,并嘱弟侄辈精心筹划,以成。簾前月色明如昼,莫作暮夜看。后闻汝官刑部吏部皆有令名,更为喜慰。张英之后,张氏家族科举大张,人才辈出。同事阅诗之后,便惭愧地退却了。十二月初八日,安徽巡抚徐本,捧持祭已故大学士张英祭文至桐城,率文武官员至张文端公英专祠谕祭大典。

  ”五月内奉旨:“张若霭原取中鼎甲,著照鼎甲例授为翰林院编修。【朕见汝气度端凝,应对明晰,心甚器重之。农部按期支月俸,诸生一例署头衔。”又因户部上奏报销有误一案,雍正帝廷玉例应罚俸,奉旨:“大学士张廷玉日在内廷,所办事甚多,此等部内细事,何段办理,不必罚俸。因遣人往谕张廷玉,使知朕实出至公,非以大臣之子而有意甄拔。

  乾隆二年(1737)进三等伯,开清廷文臣爵至侯伯之先例。行前一日,命宫廷总管捧持所赐酒肴果饵四席至私寓,传旨酌以金杯。越数日痊可,入内谢恩,加慰问,且谕曰:“朕前日问近侍曰:‘朕连日臂痛,汝等知之乎?’近侍惊问故。^ 汪由敦《桐城张公墓志铭》:“公典领机要,朝廷大制作,多出公手。卒于1802年;及拆,乃大学士张廷玉之子张若霭,朕心深为喜悦。十一月二十八日,廷玉弟廷彖在京遣爱人捧持御书“福”字并御书对联、绣囊、珍味、鲜果十数种驰回,并传旨曰“此赐大学士过节者,务于节前送到家。雍正十一年(1733)癸丑科殿试金榜中二甲一名进士,未散馆特授编修,后帝亲授内阁学士、礼部侍郎,入直南书,【官至礼部尚书,袭伯爵。

  张廷玉礼让,生活俭朴。至于御用冠带、珍裘、丰貂、人参、古玩之属,赏赐者更不可胜记。其中进士26人,举人89人,贡生、国子监生700余人。这便是脍炙人口的张廷玉让探花的故事,和其父六尺巷让墙故事一样为所感佩。】清雍正八年(1730)进士,授兵部主事,历员外郎中,升御史,晋给事中,【至刑部侍郎,拜左都御吏。十年,病逝桐城。

  *览卿奏谢,知卿一如意抵家,深慰朕念。吉人天佑,理所必然。【朕即位十一年来,在廷近内大臣,一日不曾相离者,惟卿一人,义固君臣,情同契友。今相隔月余,未免每每思念。然于本分说话,又何尝暂离寸步也。俟卿办理祭典毕,明春北来,雍正帝握手欢会可也。】所奏一地方情形,欣幸览之。都中得雪两次,直省各处奏报,大率相同。天恩似普,其内外事宜,如卿在京光景,颇觉相安,特谕以慰卿之系念。

  朕心喜日:`吾师付有子矣’。非独家瑞,亦国之庆也。诛笔批曰:“此情理之所应然者,何谢之有,复何愧之有?”以上种种足见雍正始终待廷玉以大臣之礼,不象乃子乾隆那样心胸狭窄,以致对曾经教他读书的大学士张,竟一点面子也不讲,也正因为如此张廷玉后来告老还乡,一之上冷冷清清,也就属于意料中事了。康熙四(1708),桐城东乡陈家洲遭受,他立即动员兄侄捐款捐物,赈恤灾民。聪训传家,世泽绵长。【1800年晋兵部尚书,改刑部尚书。

  ”张若澄,字镜壑,一字链雪,自款花庐主人,安徽桐城人。囊者奉皇考命会同大学士办理公事,汝与学士趋跄其间。张廷玉朝夕在朕左右勤劳翊赞,时时以尧、舜期朕,朕亦以皋、夔期之。住在赐居的戚畹旧园十余年,连日用器具都不全,以至同事亲友“多以俭啬相讥嘲”,但对百姓疾苦,却忧戚在心,必欲尽力以解困。张若霭秉承家教,兼之世德所钟,故能若此。奉旨:“依议。

  朕之私中公、张廷玉公中私迹,亦令普天下士共知之。尔兄弟各觅一册,常常阅习,则日进矣。乾隆九年(1744),主持江西乡试,后辞职还乡,被为“三朝旧臣,后进楷模”。

  后又入都参与千叟宴,礼成返里。”深怀律己,意境磊落高洁。面谕曰:“汝父一生廉洁,无余蓄以贻子孙,汝今为朕办事,身兼数职,夙夜在公,朕常以汝眠食俱废为虑,更有何暇问及日用衣食事耶?今以官物赐汝,俾汝用度从容,尽心公务。朕即位十一年来,在廷内大臣一日不曾相离者唯即一人,义固君臣,情回契友,今相隔月余,未免每每思念,俟即办理祭典毕,明春北来,握手欢会可也!

  ”张若溎(1703~1787) ,字若谷,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元老张廷玉之子,安庆府桐城县(今安徽桐城)人。此后又将祭父大典所余银两捐修了桐城东门外的“良弼桥”。”张廷玉恪守庭训,亦以廉俭、礼让为务。雍正十一年,張廷玉父張英入祀京師賢良祠,世命張廷玉回籍行禮,世發帑金萬兩為張英建祠,並賜予冠帶、衣裘及貂皮、人參、內府書籍五十二種。诸臣皆称为允当?

  一生好学,诗唐名家、文法宋诸子,著有《咏花轩制义》、《咏花轩诗集》。它们和六尺巷故事一道,彰显着独特的魅力,闪耀着之光因此而遥想雍正十一年,降旨赐祭已故大学士张英于桐城本籍时,曾给张廷玉假数月,并赐银一万两为祠宇祭祀及长途斧资之用,所过地方派拨兵弁护送。康熙三十九年,中進士,授翰林院檢討,入值南書,服喪完畢,改任司經局洗馬。”十三年六月内奉旨:“署日讲起居注官。明清两代近二十世,一族计有秀才以上者近千人。【曾国藩即对张英的《聪训斋语》垂爱有加。十年,典浙江乡试。

  教子,张廷玉同样以“廉”“严”著称。长子张若霭为内阁学士,工书善画。一次,张廷玉看到僚属的一幅名画挂在张若霭的书斋中,知为僚属投其所好,【便正色道:“我无介溪之才,子有东楼之好,奈何?”“】介溪”是明代权相严嵩的,“东楼”是严嵩之子严世蕃的,严世蕃为侍郎,依仗其父为相,招权纳贿,终被处死。张廷玉以此类比,使张若霭深为震撼,赶紧送还名画,从此再也不敢越雷池半步而有违家训了。

原文标题:张廷玉:终清一朝唯一配享太庙的汉臣雍正帝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lvyoupindao/2020/0710/6061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