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大哥孙小果和昆明的大哥们

旅游频道 2020-02-15107未知admin

  我在另一个公”万小刀的江湖“里写过《孙小果其人》,但因为某种原因删除了。

  不过,看到后来孙小果案逐渐被所关注,被央媒所关注的时候,我觉得删掉又有什么关系呢,写那篇文章,不就是想要让绳之以法么?

  现在,随着孙小果越来越多的信息,随着我对昆明90年代至今的的研究,我觉得可以以孙小果为引子,写一写昆明的风云。

  当然,昆明近些年被警方打掉了很多,今天只写一些我觉得有代表性的。

  另外,写这些,并不是想昆明,恰恰是赞美昆明的法制,赞美打黑打得好,打得大快!

  其父姓陈,昆明市某单位职工;其母孙鹤予(曾用名孙学梅),是昆明市局官渡。

  1992年,一位名叫李桥忠的男人,以其继父的身份,走进孙小果的人生。那时李桥忠在部队,也许是因为这层关系,17岁的孙小果入伍镀金,很快就进入某学校学习。

  1994年10月16日,孙小果等两名学校学生4名无业青年驾车游荡,在昆明环城南将两位女青年拉上车,并将其。

  出事后,在的上,孙小果年龄一栏写的是“出生于1977年10月27日”,也就是说到1994年10月是17岁,那么,两年前入伍时年仅15岁?那个年代,未满17周岁,是入伍的。而部队资料显示,孙小果出生于1975年10月27日,后经,这确实是孙小果真实年龄。

  总之,如此这般一操作,孙小果因未满18周岁,被判3年。在5名犯中,孙小果最轻,其余4人分别为6年、5年、5年、5年。

  后在孙鹤予、李桥忠四处活动之下,孙小果被取保候审,并办理了手续,如此这般一操作,孙小果竟然奇迹般地不用坐牢。

  所谓人性本善,孙小果不是一出生就是,为什么变成这样,也许跟母亲的溺爱和包庇有关。犯法了,不是去惩罚他,让他引以为戒,反而帮他擦,生怕他在中受一点苦,可想而知平常在生活中对他是多么溺爱了。

  再加上父母在他7岁时离婚,17岁又多了位继父,这多少给他心理造成一定的阴影。

  那时,港台的、酒吧等娱乐场所,开始流传到内地。同时,电影《古惑仔》也火上浇油,内地城市纷纷崛起。

  像的乔四(我有写),沈阳刘涌(传闻扇刘德华耳光),张宝林(《征服》孙红雷饰演的强原型),还有黑老大梁旭东,郑州“黑父”宋留根,贵州青龙帮老大赵元良,太原黑老大李满林、小四毛等等。

  昆明的有所不同,因为地处西南边陲,靠近金三角,因此成为毒品打入内地的桥头堡。

  比如“四川帮”老大蒋家田,在昆明火车站附近区域,是闻名江湖的“蒋老爷子”。

  他出生于1953年,比孙小果大22岁。1990年,四川省宜宾市南溪县农民蒋家田来到昆明,起初靠在昆明南窑火车站倒卖火车票度日,之后开始零星贩毒。

  除了四川帮,还有镇雄帮、东北帮、湖南帮、洪兴帮等等,黑道大哥其中镇雄帮较大,听说东北帮也要让其三分,毕竟镇雄县隶属于云南,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而且镇雄县在云贵川三省结合部,民风比较彪悍,甚至有自制的。

  镇雄县很多人到昆明务工,他们比较团结,谁被,都能一呼百应,久而久之,一些不想卖苦力的硬核狠人,便投身了。

  一开始干一些偷鸡摸狗的营生,比如偷自行车,抢劫,后来嫌这个来钱慢了,开始收费,一些个体商户,再后来控制一些外来女性在城郊结合部,甚至开赌场,贩毒等等。

  还有个黑老大侯连喜,江湖人称侯司令,据说他曾师从云南某武术,功夫不错。江湖传闻侯连喜在盘龙江边的一棵树上挂着一铁沙袋,他一只手端本书,一边看书,一边用另一只手打沙袋,打累了就换一只手拿书,用另一只手打沙袋……真是文武全才的黑老大啊。

  但人都有弱点,侯司令就栽在一个女人身上,确切来说,是一个风流漂亮的女人。

  这位女人名叫徐福英,后来连省长都栽在她的石榴裙下,所以侯司令泉下有知,也别气。

  徐福英出生于1962年,祖籍江西丰城县,从小天生丽质,但又贪玩早熟,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成天和一群人混在一起,16岁和人私奔,17岁结婚并生有一子。

  像徐福英这样的漂亮女人,就像一块吸铁石,而把持不住下半身的男人们,则像铁一样,一经照面就被吸引。

  很快一位大她20岁的做铁矿生意的,哦不,黑道大哥做生意的铁矿,不对,做服装生意的老板被她深深吸引,很快就滚进一床被窝,很快结婚又了个女儿。

  老板没事就带她去舞厅,觉得自己一把年纪,带着一个年轻漂亮的舞伴,倍有面儿,结果在舞厅,经常有人为了徐福英。

  后来她和丈夫接待一名外商客户,很快就把腰缠万贯外商迷得五迷三道,外商送金项链、买名牌手表,甚至还带着她逛。在宾馆里一通“服待”之后,外商以“利润分成”名义,送给她现金15万元币。

  鉴于自己还不到30岁,而丈夫已年近50,力有不逮,徐福英开始着手寻一条。于是便在昆明景星街开了家“丽人园”餐厅。

  当时在昆明地界上,有一位黑老大杨炯明,自从他见到徐福英后,自己就变成一块铁,经常跑来向徐福英大献殷勤,甚至他的所有兄弟请客,必须要在丽人园。

  江湖上也很快传出“丽人园”有一位丽人,于是很多大哥前来一睹方容,有一些喝多了便想“干点别的”,于是徐福英只好当杨炯明的女人,好让杨炯明罩着自己。

  杨炯明在昆明地界上虽然有名,但江湖地位还不够,有一次,侯司令小弟酒足饭饱后,想睡徐福英,被杨炯明揍了一顿,于是,小弟找来侯司令,侯司令离死期就不远了。

  杨炯明得知打的人是侯司令小弟,便主动请侯司令吃饭,赔罪谈不上,但想以此化解恩怨。

  最终,一代大哥侯司令,像一块铁,也拜倒徐福英这块吸铁石的媚眼之下,他表示:“以后不管谁来你这里,你就叫人来找我。”

  几年后,侯司令和杨炯明争风吃醋互相猜忌,两块铁为了吸铁石,结果侯司令先一步陨命,1996年初,杨炯明及手下被机关抓获。

  但是,杨炯明和侯司令两个大老粗,可能到死都不知道,他们鹬蚌相争,一位“渔翁”得利了。

  其实早在1995年10月2日,徐福英就认识了,这两人就像吸铁石的正负极,一见面就被吸引,很快就确认了眼神。

  那时徐福英扩大了自己的生意版图,在距昆明市区40公里的阳海,投资了一艘云南最大的游船,还取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海王。

  她当然没这么多钱,她通过美色筹措的资金。其关系之中就有交通厅的下属单位,个别厅领导也“十分支持”,于是后来“海王”开业后,便邀请时任云南省委及其夫人一行,前来参观。

  也就是这一次,当着夫人的面,和徐福英确认了眼神。离开的时候,他还对徐福英说:“不管有什么事来家里找我。”并趁人不注意时轻轻捏了一下徐福英的玉手,脸上带着那种不失礼貌的淫笑。

  很快,趁李夫人不在,两块吸铁石吸在了一起。1996年,徐福英已正式成为李的。

  这一年,孙小果继父李桥忠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局五华任副局长,至此,整个昆明都怕孙小果三分。

  很快,他手下就聚齐了一帮亡命,什么“四大天王、八大金刚、三十二太保”,如此等等。

  高端的,利用,比如徐福英;低端的,只知道打打杀杀,比如孙小果。

  昆明很多娱乐场所都要定期向孙小果护费,孙小果党羽来玩,不仅不给钱,娱乐场所还得倒赔。小姐们最惨,孙小果叫谁谁就,叫谁拿钱谁就拿钱。否则,就别在昆明这地界混了。

  据《年鉴》显示,1997年,孙小果或过多名少女,更的是,他还像76一样,对少女们,比如用交叉起来的筷子夹少女的十指,再用牙签扎进少女的指甲缝里。

  甚至还用牙签刺进少女的,拿在少女手臂、腹部烙下一块又一块的疤痕……让少女咬住大理石茶几,然后用肘部猛击少女后脑勺,致使其牙齿破损、脱落,血沫飞溅……

  终于,孙小果此的被《南方周末》报道,1998年2月18日,孙小果因妇女、强制妇女、故意、寻衅滋事数罪并罚,被昆明市中级判处,,后改判,其余几名同伙分别获判1年到20年不等。

  当年包庇孙小果的涉案伞——盘龙科原科长李万鸿、方永昌以徇私枉法罪判处三年和四年,对盘龙4名分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也因包庇儿子被,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判处五年。

  孙小果继父李桥忠因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两年、撤职处分,到2004年,他又在五华区走马上任局局长。

  孙鹤予的五年牢不知道坐了几年,等她出狱,又开始四处奔走,想办法把儿子捞出来。最终想到一个办法,与、相关人员共谋,利用并非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申请实用新型专利,达到认定重大立功帮助其减刑的目的。

  贵为省长的徐福英一点也没有收手的意思,几年时间,空手套来3000多万元。对他们来说,这些钱就像冥币一样,唾手可得。

  这省长也是惯犯,来云南就职前,在当市长时,就成性,其夫人也贪得无厌,特别爱慕,老觉得身为省长夫人,有人捧有人天天围着转才显得出身份,没人上门没人请客送礼才是怪事。在李家查出的许多贵重礼品,都是她替代为“笑纳”的。

  终于在2001年,李省长因被,后被判处;其儿子李公子被15年;徐福英的幸福生活也就此结束,被4年。

  同样在2001年,8名东北帮,手持3支左,还有数把长刀,将另一名董姓东北人,索要20万元,否则撕票。

  李省长下马后,也许是新省长上任,云南开始打击团伙,特别是昆明,2003年,市机关通过筛选重点团伙,确定60了个重点团伙,其中重点打击对象就是镇雄帮。

  洪兴帮早在1995年就成立了,当时几名初中生因受电影《古惑仔》的负面影响成立的,该帮下设青龙堂、猛虎堂、飞鹰堂,各堂主在昆明寻甸县各学校内发展,进行寻衅滋事、打架斗殴等违法活动。

  2003年,张晓东等退伍回家后,把洪兴帮从一个小团体发展成为一个以张晓东为首的违法犯罪团伙,在嵩明、寻甸、昆明等地开设赌场聚众赌博,同时通过开设赌场放、、抢劫等方式进行,为团伙发展提供经济基础。

  这时候的昆明,主要是求财,如果不挡其财,他们也不会无缘无故打架斗殴,如果要火拼,也是黑吃黑,不会像孙小果那样,见谁漂亮就找谁下手。

  比如镇雄帮黑老大沈超,原本他父亲在镇雄做生意的,他自己也靠介绍别人买煤炭、铅锌粉,攒下了不少钱。可是他还是嫌钱来得太慢了,于是开起了赌场,还发展了一大帮来自镇雄的兄弟,因为帮中有好几位也姓沈,是他亲弟或堂弟,他们这一帮也叫沈家帮。

  事实上镇雄人在昆明有十多万人,其中混的有好几拔人,都称他们为镇雄帮,所以镇雄帮的老大可能有好几位,而沈超只是其中之一。

  开赌场的还有湖南帮的”“,也混迹在昆明北市区,于是两帮经常为了争夺地盘而,还因此发生过两起枪击案。

  汪利娟原本是山东的一位女老板,2004年4月,汪利娟与他人成立“昆明唐城娱乐有限”,原来开一家KTV,后来认识了一位赌场高手黄燚,此人赌术高明,以服装走秀打掩护,来开赌场。

  因为,汪利娟跟昆明市局官渡原局长韩玉彪很熟,有韩局长当伞,一个顶一帮。

  沈家帮和湖南帮,没几年就被机关给一窝端了,沈超还被判了个无期,女赌王汪利娟就像东方不败,屹立不倒。

  直到2015年,昆明市局官渡原局长韩玉彪家中搜出”1亿现金“(实际受贿850多万元)后,这才波及到汪利娟。

  昆明开赌场的还有苟子荣,此人一次向韩玉彪行贿220万元,可谓财大气粗,这些黑物还是不够精彩,咱来写写四川帮毒贩”蒋老爷子“吧。

  蒋老爷子千人千面,比如在情人眼中,他是一个体贴人、关心人的好男人;在兄弟眼中,他是一个让人又敬又怕的大哥;在百姓眼中,他是一个的;在眼中,他是一个狡猾、的中人……

  2002年6月的一天,49岁的蒋老爷子去一家店里洗脚,对一位长相清秀的农家女孩很有好感。

  49岁的蒋老爷子看上杨菊芬后,便一连洗了几天脚,并在一星期后,给生活贫困的杨菊芬租了一套子,还给了她一张存有1万元的。

  也是从这时候开始,蒋老爷子开始从之前的零星贩毒转为大贩毒,而杨菊芬也由一个农家女孩变为大贩毒的主犯。

  蒋老爷子很有钱,名下有十多辆豪车,但他不怎么开,平常没事都只坐几元钱的”摩的“,为人特别低调,边摊,高档餐厅他都吃,如果你和他坐在一起吃边摊,可能都看不出他是个黑老大,但一旦遇见什么事,他就粉墨登场了。

  这样的人,丢进人堆里,就像一滴水丢进海洋,所以他贩毒这么多年,都没有被抓住。

  对道上的兄弟,他很热情大方,在外面,都由他埋单。所以有一帮混的小兄弟,愿意跟着他混。

  但这帮兄弟平常都理着光头,穿着花衣花裤,蒋老爷子也很反感。有事就用他们,用完就给钱,没事就让他们滚。

  也许是想洗白,也许是想更方便贩毒,2008年,蒋老爷子与人合伙,开了家物流。

  刚开业一个星期,另一家物流就镇雄帮、东北帮一些人来门前“摆造型”。

  摆造型就是拉人去壮声势,靠人多对方,摆造型的人群多是低端,每次出场费在100元左右,黑道大哥如果动手了200元左右,如果受伤赔付医药费。

  但蒋老爷子不吃这一套,对方摆了三天造型,准备动手砸仓库,蒋老爷子叫了二十多人,对方有人认识蒋老爷子,就说这个是蒋老爷子开的,整不得,于是灰溜溜地走了。

  最终蒋老爷子、杨菊芬被判处,他们的女儿现在差不多16岁了,不知道怎么样了。

  在蒋老爷子物流门口摆造型的有东北帮,其实东北帮跟镇雄帮一样,只要一小伙东北人一起从事活动,他们就被称之为东北帮。

  比如2008年,有一个从东北到昆明谋生的柳长福,他原本是搞旅行社的,专门在昆明机场做旅游宣传,接待散客。

  但是他却东北几名老乡,把昆明机场当成他的地盘,只要有同行来机场拉散客,就得向他们护费或合伙费。否则就采用等手段,排挤同行。

  在一年时间里,他们向同行收了118000元费。同行都知道,机场是东北帮的。

  同样在这一年,洪兴帮开始大肆收小弟发展,特别是在寻甸县城及昆明市机电学校、寻甸县第一中学、寻甸县第二中学、寻甸县第三中学等学校内通过、入伙等方式在学生中发展,对部分未成年人形成一定的非法控制。

  2009年12月,洪兴帮马仲文在互联网上创建了洪兴帮QQ群及YY聊天群,自此也开始互联网+了。

  其一,对部分KTV等娱乐场所进行非法控制,说白了就是收费,或者直接分红;

  其二,对在赌场借过洪兴帮的债务人通过、、非法等方式逼债;

  其三,在学生中通过、入伙等方式发展,或收取费,或直接实施抢劫;

  洪兴帮崛起之时,昆明最大镇雄帮在2010年,团伙33人,黑老大沈超5罪并罚被判。

  2012年5月24日,洪兴帮,一死八伤,造成恶劣的影响,几只小鸡鸡当成出头鸟,被警方一网打尽,61人,其中36人被控涉黑。

  他没敢用孙小果的大名在江湖上行走,用其继父李桥忠儿子李林宸之名,在外活动,一时间逃过了天上那双眼睛。

  因为洪兴帮视郑伊健李小春为偶像,不知道请李小春来演出跟洪兴帮有没有关系。

  但孙小果还是喜欢自己的名字,几年后又改回孙小果了,于是天上那双眼睛发现了他,开始调整瞄准镜,随时准备一枪爆头。

  在”后孙小果时代“,昆明的黑物比以前低调了许多,但是随着互联网+的口的提出,也开始互联网+了。

  2017年3月,一个名叫张兴辉的年轻人在”快手“上开通了一个直播帐,自称昆明”兄弟会“的辉少,发布了一些涉黑视频后,很快积累了12000多个粉丝。

  昆少和他的兄弟会,主要在五华区昆都夜市一带混迹,他们都有很明显的文身,戴着很夸张的金银项链,在视频中,他们用方言说:

  2017年5月至8月间,五华区昆都、新闻、国防附近连续发生多起寻衅滋事、无故肆意人并抢劫者财物的案件,都是这个兄弟会所为。

  与”兄弟会“一样喜欢在网上发视频的,还有”忠义堂“。该团伙参与打架斗殴,到各大建筑工地收”费“。

  此人是抖音网红,有160万抖音粉丝,日常视频里,一直以“大叔”形象自居,抖音作品也大多是鼓励网友们做一名热爱工作、勤奋顾家的好男人。

  但现实生活中,杨耀菠是“芒市888经济信息”负责人,以来,以“经济信息”等为,进行高利放贷,并雇用人员进行、软讨债等犯罪活动,涉嫌、非法侵入等违法犯罪,造成恶劣影响。

  我写这些网红,其实是想提醒快手里的那些网红“大哥”们,收手吧,赶紧的!

  这些网红,在今年春天都了,但是却没有红起来,大概是因为孙小果案吸引了全国如炮弹般的目光,于是忽略了这些网红。

  2019年4月1日,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悄然入驻昆明,不到一个月时间,在昆明的孙小果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被打掉,同时还查处了一批跟孙小果安相关的涉黑涉恶和“伞”案件。

  最后,我再强调一遍,本文并非为昆明,主要为国家打黑除恶专项行动叫好。

原文标题:黑道大哥孙小果和昆明的大哥们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lvyoupindao/2020/0215/13313.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