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融案仰融其人以及事件的前前后后(2)

历史频道 2020-02-15171未知admin

  1991年仰融与沈阳市成立了一家生产汽车的合资企业。该合资企业名为沈阳金杯客车制造有限(沈阳汽车),其主要合作方是由仰融全资拥有的在设立的华博财务(华博)和沈阳市拥有的金杯汽车控股有限(金杯)。合资企业设立之时,金杯拥有沈阳汽车60%的股权,华博拥有25%,另一合作方海南华银国际信托投资(海南)拥有15%的股权。华博随后收购了海南的股权,使得沈阳汽车的股权结构变为60/40,即金杯控股60%,华博控股40%。

  为通过进入美国资本市场从而扩大企业规模,合作方准备将沈阳汽车在纽约证交所上市。仰融作为沈阳汽车的首席执行官和经理,在百慕大成立了百慕大控股有限(华晨中国)作为沈阳汽车在纽约证交所上市的工具,并将其40%的股权转让给了的华晨中国。金杯亦将其在沈阳汽车的11%股权转让给华晨中国,至此,华晨中国拥有沈阳汽车51%的权益。作为转让11%股权的回报,金杯取得了华晨中国21.57]%的股份,使仰融在华晨中国的股份减至78.43%。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登记股票,筹备在美国的首次公行以及纽约证交所上市过程中,中国高层官员通知仰融,上市的大股东应是一家中国实体,而非某私人企业,这样,将是50年来中国首次在美国登记和上市。仰融理解如果该上市的大股东由一家中国非组织担任即可满足中国的要求。1992年5月,华博、中国银行及另外几家中国机构成立了一家非组织——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基金会)。中国银行副行长尚明担任基金会,仰融任。

  1992年9月,华博将其在华晨中国的股份转让给了基金会。最终,仰融与尚明同意“基金会将为华博托管股份,事实上作为华博的被指定人”,仰融全权管理、控制和支配基金会在华晨中国的股份。被转让的华晨中国的股份以基金会的名义持有。在这一安排下,加之2002年10月华晨中国出售了28.75%的股权,基金会拥有了华晨中国55.85%的股权,金杯拥有15.37%的股权。根据仰融的,华博支付了华晨中国股票登记和上市的费用,并为基金会支付了各项管理费用。他还负责华晨中国的主要股东在沈阳汽车的工作,安排为丰田通用汽车生产汽车。沈阳汽车的所有生产设施均在。

  与此同时,2002年初,成立了一个由省长助理领导的“工作小组”。2002年3月,工作小组宣布基金会名下的所有股权,包括仰融在华晨中国的权益,均为国有资产,要求他将这些股份转让给省。仰融之后,工作小组通知仰融和华晨中国董事会,基金会不再承认华博在华晨中国的受益权益。根据的,仰融案华晨中国董事会解除了仰融总裁、首席执行官和董事的职务,将工作小组安排在这些职务和管理职务上。2002年10月,新组建的华晨中国董事会不再支付仰融工资,并于次月解除了其经理职务,终止其劳动合同。还成立了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新华晨),任命省官员作为新的管理人员。大约两个月后,新华晨以市场价格的6%即1800万美元收购了名义上由基金会为华博托管的华晨中国的股份。新华晨与华晨中国董事会并对剩余的华晨中国的股份,包括纽约证交所交易的股份进行了要约收购,导致2002年12月18日至19日华晨中国股票在纽约证交所停牌。

  当工作小组进行收购时,仰融代表华博在各级寻求救济。2002年9月27日,华博财务向高院提出诉讼告中国金融教育基金会,要求确认其在基金会的投资权益,包括华晨股权。2002年10月14日,市高级经济庭正式受理该案。2002年10月18日,检察院以涉嫌为名批准仰融。2002年12月2日,华博收到一份通知称,高院驳回,仰融案并本着“先刑事后民事”的原则将此案移交厅调查。至此,的结束。仰融出走美国。

  2002年12月18日,华晨中国在发布公告称,辽宁国有独资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同基金会就基金会所持有的39.4%股权正式签署收购协议。2003年1月,仰融以基金会股权不明为由,提请百慕院发出令,华晨中国出售其股权。百慕大高等经过调查,于2月12日宣布驳回令。

  针对仰融在百慕大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和华晨汽车集团有限一案,2003年12月31日,百慕院已做出判决,驳回仰融的诉讼。

  百慕大诉讼是仰融以华博财务有限的名义提出的。华博声称其“拥有的华晨中国中的股权,被中国拥有的华晨集团错误征收”。百慕院经对本案事实、全面审理,作出判决认定:“华博从未拥有华晨中国的任何股权”。还认为,华博的诉讼不是“可信的诉讼”;华博提出“其以信托方式将华晨中国的股权交给基金会”的主张构成“程序”;华博是在“”,没有向说明华博从未拥有CBA股权的,是对“重大”事项未作披露的“严重”行为;华博“故意向隐瞒事实”。据此,PhilipStorr官在中仰融:如果他本人以个人名义重新,就意味着他在此前向提交的所有证言都是谎言,希望他不要再做浪费法律资源的事情。

  虽然仰融对该判决可以上诉,但熟悉此案的律师都认为,上诉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百慕院的判决实际上彻底宣判了仰融对华晨中国资产图谋的破灭。

  在百慕院驳回令后,2003年8月7日,仰融在美国联邦以个人名义,此案在当地时间8月7日一理便在引起了巨大反响。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事实上,仰融案仰融正在将这场私人产权案作为“”,向一个地方“挑战”

  2003年8月8日凌晨5点(纽约东部时间8月7日下午),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立案受理新中国历史上首例美国状告中国地方的诉讼案: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上市代码:1;纽约上市代码:CBA,下简称“华晨汽车”)的前仰融在美国。

  “书”称,原告仰融,Rhea Yeung(仰妻)及华博财务(仰融持70%股权)因不正当行为,财产被不当。其有关请求包括:将华晨汽车和产益还给华博,或以此股份现值补偿原告;废止华晨汽车的交易,命令将此股份和产权交还华博,或以此股份现值补偿原告;依华博股份权益金额判决赔偿金,金额由审判证明,和从原告夺走的财产;废止华博在华晨股份的交易(指华博将39.45%的股权交给基金会),被告将此股份交还华博,或以此股份现值补偿原告;依原告被转换的华晨股份及产权权益金额判决赔偿金,金额由审判证明;律师费及该案诉讼费;等等。2

原文标题:仰融案仰融其人以及事件的前前后后(2)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lishipindao/2020/0215/1323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