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科院教授唐钧

历史频道 2020-02-14183未知admin

  表情跟态度无关,与其去纠结一个笑容适合不适合在一个悲惨的画面中出现,不如去切实关注那个悲惨画面背后的“”,在可控范围内让民生悲剧减少直至没有或许才是事件的焦点,才是关注该事件的真正价值所在!

  本月13日晚,中国社科院教授唐钧做客央视《新闻1+1》栏目解读两起民工冻死事件。在解读中,唐钧面带笑容。该细节被网友发现后,许多网友认为其在面对民工冻死事件时不应面带笑容。[详情]

  本月13日晚,中国社科院教授唐钧做客央视《新闻1+1》栏目解读两起民工冻死事件。节目过程中,唐钧面带笑容,被网友批为“冷血无情”。昨天,唐钧表示,他平时的面相就是这样,做节目时未刻意注意自己的表情。

  唐钧是中国科学院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13日晚9点多,他受邀担任《新闻1+1》节目的嘉宾,解读最近发生的两起民工冻死事件。他认为,因《救助管理办法》的救助对象是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所以这两位民工不属于被救助人员,农民工是出来打工挣钱的,两者目标相冲突。因此,他认为《救助管理办法》存在问题有待修改。

  在解读的过程中,唐钧面带笑容。该细节被网友发现后,在网上迅速,许多网友认为其在面对民工冻死事件时不应面带笑容,甚至批其“不尊重死者”、“冷血无情”等。但也有网友评论称,“他长相就是如此,并非笑而评论。”

  记者在网上搜索唐钧照片,发现大部分照片都是笑容满面。他在接受记者采访也表示,自己面相就是如此,自己脸上的笑与对待此事的态度并无关系,“我们在谈论政策,并不是在谈论民工的死”。【详细】

  农民工冻死病死街头,是的悲剧,反映了救治、保障等方面的缺漏;是一个某些救治保障部门的迟钝、办事、工作敷衍,疏于职守等多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是让人沉重的,是催人泪下的画面,面对大众的专家教授在点评的时候理应保持应有的表情,只能说,催人泪下的画面配上悲伤的表情更加“和谐”,但倘若过分苛责一个表情而忽略事件背后真正应该和值得关注的焦点就有点“打偏靶”了。[详情]

  记者在网上搜索唐钧照片,发现大部分照片都是笑容满面。他在接受记者采访也表示,自己面相就是如此,自己脸上的笑与对待此事的态度并无关系,“我们在谈论政策,并不是在谈论民工的死”。记者在与他交流时,多次听到他的笑声。他说,他在直播室内录节目,“有一台摄像机专门对着我,我也看不见自己的表情,以前没接受过控制表情的训练,况且谈论的是我比较熟悉的政策问题,因此也很放松,没有刻意地注意自己的表情,平时的习惯不自觉地又出来了”。

  他表示,做节目当晚他回到家中,看到了网上的声,并于当晚发布微博道歉,“如果我的笑了你,我表示线日早上,唐钧再次在微博上表示,“这种强自改变自己的面容的事情是很尴尬的”。【详细】

  唐钧是中国科学院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13日晚9点多,他受邀担任《新闻1+1》节目的嘉宾,解读最近发生的两起民工冻死事件。在解读的过程中,唐钧面带笑容。该细节被网友发现后,在网上迅速,许多网友认为其在面对民工冻死事件时不应面带笑容,甚至批其“不尊重死者”、“冷血无情”等。但也有网友评论称,“他长相就是如此,并非笑而评论。”

  唐钧在接受记者采访表示,自己面相就是如此,自己脸上的笑与对待此事的态度并无关系,“我们在谈论政策,并不是在谈论民工的死”。他说,他在直播室内录节目,“有一台摄像机专门对着我,我也看不见自己的表情,以前没接受过控制表情的训练,况且谈论的是我比较熟悉的政策问题,因此也很放松,没有刻意地注意自己的表情,平时的习惯不自觉地又出来了”。【详细】

  就像我们不能苛责遇到一起血肉模糊的交通事故就恸哭,医生遇到一个病人离世就悲哀一样,我们同样不能苛责一个研究科学的教授在遇到一起悲惨事件时就悲哀、痛苦甚至是心痛,毕竟,在解说此事的时候,需要冷静去,这时候他需要面对不是悲剧本身,所以也就没有必要一直要保持哀痛的表情。毕竟,事情发生过后,光有哀痛没有作为是不够的,他要做的,就是把的观点给到受众。不要以为教授、专家、学者都是“表演系”毕业的,每个细节都那么考究。

  唐教授微笑的表情确实不太适宜于《立交桥下,难过的冬天!》这样的沉重话题,但一些网友纠缠于“表情”不放,也未免过分苛责了。

  陕西原安监局局长杨达才的“傻笑”之所以被炮轰,关键在于其面部表情与其置身的惨不睹的车祸现场大相径庭;而唐钧教授做客央视,对两起已经发生的农民工冻死事件作探讨,一定要他表现出如身临其境般的“悲伤”,是不是有些勉为其难?

  更为重要的是,由于遗传基因的缘故,很多人生就一副“笑相”,而央视主持人崔永元,则如赵本山所调侃的“一笑像哭似的”,这说明人的长相跟其素养没有必然的关联。面对汹涌而来的质疑,唐教授及时作出“自己面相就是如此”的回应,记者随后在网上搜索他的照片,发现大部分照片都是笑容满面,了其说法的真实性。

  诚然,面对亿万受众,特邀嘉宾的表情的确有引领情绪的效应,适度的情感表露也会起到强化观点的作用。但这种表情应当是当事人发自内心的真诚流露,而非讨好的矫揉造作。【详细】

  陶潜就曾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试问不少拍砖的网友们,当我们在网络前对唐教授猛烈的时候,我们自己又为冻死的农民工伤心、流泪、动容过吗?当我们在马上看到这样的时我们更多的是随手拍照发个微博来大言凿凿还是会做递上一个热馒头、送上几元钱的实际行动呢?显然,或许很多人还都是在温暖的间里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喝着热咖啡,一边在网络前打下“冷血无情”这些字样,转过头没准就打开了一个娱乐花边的新闻。[详情]

  我们并不是要否定对冻死的同情和悲悯,推开“笑评门”,我们更应该追问的是,为何屡屡对某个个体的表情发难?甚至穷追猛打,非要唐钧教授为自己天生的笑脸道歉?这背后其实折射出公共情绪宣导和抚慰的缺失。在农民工冻死事件发生后,在我们的空间里,更多的是对政策的思考,而很少有对冻死农民工的个体关照,他来自哪里?他的家庭究竟处于什么样的状态?[详情]

  就像我们不能苛责遇到一起血肉模糊的交通事故就恸哭,医生遇到一个病人离世就悲哀一样,我们同样不能苛责一个研究科学的教授在遇到一起悲惨事件时就悲哀、痛苦甚至是心痛,毕竟,在解说此事的时候,需要冷静去,这时候他需要面对不是悲剧本身,所以也就没有必要一直要保持哀痛的表情。毕竟,事情发生过后,光有哀痛没有作为是不够的,他要做的,就是把的观点给到受众。[详情]

  看到面对微笑点评农民工冻死的教授,感觉他就是一个在特大事故现场笑的的杨达才。可能教授不会有杨局长那样的经济问题或者天价表,但却无法看出教授如何“身正是范”,又如何给学生去讲道。 没有爱心,或者作为一个教授不注意场合,已经是一个错误。而面对错误又不承认,只能使事情更被动。如果冻死的农民工是唐教授的亲属,请问教授,你还能笑得出吗?[详情]

  渴望的是学者的人文立场和对生命价值的张扬,但在学者眼中,政策仅仅是政策,甚至政策就是没有人情味的。这真的能被我们所接受吗?并且,“我比较熟悉的政策问题”出笼时,了的知识傲慢,态度是居高临下的,甚至是不容非议的,可以说,当知识的傲慢和对温情、人文的时,用冷血来评价之,真的过分吗?[详情]

  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面对农民工冻死,我们的心情都该是沉重的,想必无论如何都笑不起来,哪怕你每天都是笑哈哈的,但如果你到殡仪馆去开会的时候难道也是面带笑容?只要心中有悲痛,脸上就不会带笑容。正因为唐教授觉得农民工的死离自己太遥远,才不会有任何的悲伤,才会依旧面带笑容。虽然讨论的是事关农民工的事,却有一种轻松感,因为没有切肤之痛,最重要的是他没有悲悯。诚然,纠结于一个人的笑容似乎没有多大实际意义,但问题是:这是在解读农民工冻死事件的节目里,这也不是一个普通人在街头讨论事不关己的事,而是一个人物在解读农民工冻死背后的制度问题。[详情]

  莫言在诺贝尔的致辞时说过,“当所有人哭的时候,也要允许有人不哭”。当时很多网民都对此表示了高度的赞同,认为要支持言论和行动上的,要包容多元化的思维,以此来增强的活力。可转眼才没几天网友们却似乎在用自己的行动来反对莫言的“不哭论”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不为也勿施于人。我们不能想当然地去要求别人应当表现出怎样,应当说一些什么话。如果我们自己都做不到这些,我们自己都只是网上网下两个样的话,那么我们也并没有资格去别人。

原文标题:中国社科院教授唐钧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lishipindao/2020/0214/13063.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