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片“三一恨别长沙”俨然商战

历史频道 2020-02-14150未知admin

  有关三一重工的话题不断升温。不久前,三一重工曝出将迁址的新闻,引起业界和热议。起因缘于有刊登了一篇题为《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的文章,引据梁稳根之口,透露三一重工将总部迁址,并大力剖析梁稳根“恨别长沙”的内心独白,“间谍、、、、300亿元告吹……”其“恶性竞争”矛头直指与其同处湖南的另一家大型工程机械企业中联重科。

  大哗。一边是三一重工悲情独白,大吐屡遭“恶性竞争”的苦水,另一边是中联重科金刚怒目,文章所述纯属“、恶意、黑白、混淆、虚假不实”。

  双方的口水战,惹来了对湖南投资的质疑。湖南方面迅速作出反应,副省长韩永文向:“我们现在还在做工作,希望三一重工继续留在湖南发展。”

  然去意已决。12月1日,三一重工发布公告,首先声明“三一总部搬迁与湖南省投资没有任何关联”,并对湖南省委、省以及各级部门的关怀与坚定支持,“永远心存感激”。其次着重声明:三一总部迁往的主要原因是规避恶性竞争,加速推动国际化进程。

  三一重工在公告中直言因“规避恶性竞争”而选择“走为上”,这如同一把扯下了一直以来罩在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头上明争暗斗的面纱,“间谍门”、“门”、“窃取商业秘密”等各种所为被一一提及,俨然商战。

  不过双方均未拿出过硬,现在还只是隔空喊话,然而细细端详、品味这场发生在国内两大工程机械领域翘楚间的“罗生门”大战,无疑极为惊心动魄,更将企业创业这个话题,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一段时间以来,一幕又一幕同业间同室操戈、相煎太急的恶性竞争,着人们的眼球和神经,着人们的心理承受底线。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0年至今,中国企业界公开的企业恶性竞争案例多达百起,集中出现在快速消费品及互联网行业。

  2010年,360与腾讯大战,让人们见识了IT高智商族群的低端“械斗”。近的再看不久前,加多宝和王老吉,从官司的硝烟中一厮杀,各有所归之后,又大打营销牌,打战、推销战,及至双方销售人员狭相逢,互相殴斗。加多宝与王老吉酣战未退,由京东商城掀起的电商价格大战又激起一波热潮。除此,在传统行业的方便面市场、饮料、牛奶市场,新兴产业的太阳能领域、光伏领域,都着黑、口水战、“水军”围剿、价格、技术屏蔽、短兵相接等恶性竞争的喧嚣杂音。

  竞争,本是企业发展的天然基因。企业之间通过产品、技术、服务、质量的竞争,从而降低成本,提升效益,推进产品创新和技术升级,使整个行业和企业得到发展壮大,从而建立起一种健康、公平、规范、有序的创业。

  而恶性竞争、不择手段、打击对手,了行业的竞争秩序和规则,损害的是整个行业的声誉和信任,其结果是两败俱伤。

  30年来,中国民企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事实上,人们对我国民营企业的发展和创业,一直充满着复杂的心绪,爱之深、盼之切。多年来,没有停止呼吁从制度体系、政策层面给予民营企业更多平等、公平竞争机会,提供更多发展空间。

  然而,反观一些民营企业自身状况,不免令人有“恨铁不成钢”之感,同业恶性竞争态势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这种“你死我活”、“捉对厮杀”的丛林式竞争,实在与现代商业文明、企业商道伦理以及现代企业家背道而驰。足见,体量上长高、长胖的民企,并未真正成熟、起来。

  面对当下企业存在的不正当竞争态势,须从法律法规、市场化以及加业协会功能等环节多方发力,多管齐下,还企业一个清明、健康的发展。

  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专设一章,对不正当竞争行为进行详细列举,窃取、商业秘密,发布虚假,经营者、事实,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等,对这些行为都作了性。对商业秘密者,不仅要受到经济处罚,更严重的还要受到《刑法》的刑事惩罚。遭受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企业,应以事实与为根本,及时通过法律渠道寻求救济。

  行业协会的重要职能就是监督,即对本行业产品和服务质量、竞争手段、经营作风进行严格监督,行业信誉,鼓励公平竞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

  目前在我国,商战片行业协会属于《民法》的法人,系民间组织团体,属非机构,又称NGO。一直以来,行业协会的设立需要挂靠单位,经审批。当前,行业协会的设立和其所起的作用未尽如人意。

  报告明确提出处理好与市场的关系,并称之为经济体制的核心命题。更加尊重市场规律,更好发挥作用,其破题之举是推动、壮大行业协会的设立发展,发挥其功能与职责。对于企业和经营者商业,凡是由不该管的,都交由行业协会来管,建立守法经营、信誉良好的企业名录,对恶意竞争、违反规则的企业进行公告,通过其加业企业间的自律、约束和协调、沟通功能,以培育现代的商业文化和行业伦理。

  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表示,如果说对未来发展有什么期待,平等、秩序、法制,就是民营企业所期待的市场。

  让法律该管的归法律,协会该管的归协会,并且处理好与市场的关系,使企业间的、冲突能够尽快获得求解之道,以厘清,正本清源。我们同样期待中国企业拥有行业的良性竞争与共同发展的创业,而不是在内耗、相互中,自废武功,。

  一位企业家说得好,一个企业的成功不在于打败你的对手和“敌人”,而是看清你的目标在哪里。那些只盯着对手使暗器、脚底下绊的企业,终究走不了多远,更成就不了世界一流企业的梦想。

  有关三一重工的话题不断升温。不久前,三一重工曝出将迁址的新闻,引起业界和热议。起因缘于有刊登了一篇题为《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的文章,引据梁稳根之口,透露三一重工将总部迁址,并大力剖析梁稳根“恨别长沙”的内心独白,“间谍、、、、300亿元告吹……”其“恶性竞争”矛头直指与其同处湖南的另一家大型工程机械企业中联重科。

  大哗。一边是三一重工悲情独白,大吐屡遭“恶性竞争”的苦水,另一边是中联重科金刚怒目,文章所述纯属“、恶意、黑白、混淆、虚假不实”。

  双方的口水战,惹来了对湖南投资的质疑。湖南方面迅速作出反应,副省长韩永文向:“我们现在还在做工作,希望三一重工继续留在湖南发展。”

  然去意已决。12月1日,三一重工发布公告,首先声明“三一总部搬迁与湖南省投资没有任何关联”,并对湖南省委、省以及各级部门的关怀与坚定支持,“永远心存感激”。其次着重声明:三一总部迁往的主要原因是规避恶性竞争,加速推动国际化进程。

  三一重工在公告中直言因“规避恶性竞争”而选择“走为上”,这如同一把扯下了一直以来罩在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头上明争暗斗的面纱,“间谍门”、“门”、“窃取商业秘密”等各种所为被一一提及,俨然商战。

  不过双方均未拿出过硬,现在还只是隔空喊话,然而细细端详、品味这场发生在国内两大工程机械领域翘楚间的“罗生门”大战,无疑极为惊心动魄,更将企业创业这个话题,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一段时间以来,一幕又一幕同业间同室操戈、相煎太急的恶性竞争,着人们的眼球和神经,着人们的心理承受底线。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0年至今,中国企业界公开的企业恶性竞争案例多达百起,集中出现在快速消费品及互联网行业。

  2010年,360与腾讯大战,让人们见识了IT高智商族群的低端“械斗”。近的再看不久前,加多宝和王老吉,从官司的硝烟中一厮杀,各有所归之后,又大打营销牌,打战、推销战,及至双方销售人员狭相逢,互相殴斗。加多宝与王老吉酣战未退,由京东商城掀起的电商价格大战又激起一波热潮。除此,在传统行业的方便面市场、饮料、牛奶市场,新兴产业的太阳能领域、光伏领域,都着黑、口水战、商战片“水军”围剿、价格、技术屏蔽、短兵相接等恶性竞争的喧嚣杂音。

  竞争,本是企业发展的天然基因。企业之间通过产品、技术、服务、质量的竞争,从而降低成本,提升效益,推进产品创新和技术升级,使整个行业和企业得到发展壮大,从而建立起一种健康、公平、规范、有序的创业。

  而恶性竞争、不择手段、打击对手,了行业的竞争秩序和规则,损害的是整个行业的声誉和信任,其结果是两败俱伤。

  30年来,中国民企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事实上,人们对我国民营企业的发展和创业,一直充满着复杂的心绪,爱之深、盼之切。多年来,没有停止呼吁从制度体系、政策层面给予民营企业更多平等、公平竞争机会,提供更多发展空间。

  然而,反观一些民营企业自身状况,不免令人有“恨铁不成钢”之感,同业恶性竞争态势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这种“你死我活”、“捉对厮杀”的丛林式竞争,实在与现代商业文明、企业商道伦理以及现代企业家背道而驰。足见,体量上长高、长胖的民企,并未真正成熟、起来。

  面对当下企业存在的不正当竞争态势,须从法律法规、市场化以及加业协会功能等环节多方发力,多管齐下,还企业一个清明、健康的发展。

  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专设一章,对不正当竞争行为进行详细列举,窃取、商业秘密,发布虚假,经营者、事实,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等,对这些行为都作了性。对商业秘密者,不仅要受到经济处罚,更严重的还要受到《刑法》的刑事惩罚。遭受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企业,应以事实与为根本,及时通过法律渠道寻求救济。

  行业协会的重要职能就是监督,即对本行业产品和服务质量、竞争手段、经营作风进行严格监督,行业信誉,鼓励公平竞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

  目前在我国,行业协会属于《民法》的法人,系民间组织团体,属非机构,又称NGO。一直以来,行业协会的设立需要挂靠单位,经审批。当前,行业协会的设立和其所起的作用未尽如人意。

  报告明确提出处理好与市场的关系,并称之为经济体制的核心命题。更加尊重市场规律,更好发挥作用,其破题之举是推动、壮大行业协会的设立发展,发挥其功能与职责。对于企业和经营者商业,凡是由不该管的,都交由行业协会来管,商战片建立守法经营、信誉良好的企业名录,对恶意竞争、违反规则的企业进行公告,通过其加业企业间的自律、约束和协调、沟通功能,以培育现代的商业文化和行业伦理。

  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表示,如果说对未来发展有什么期待,平等、秩序、法制,就是民营企业所期待的市场。

  让法律该管的归法律,协会该管的归协会,并且处理好与市场的关系,使企业间的、冲突能够尽快获得求解之道,以厘清,正本清源。我们同样期待中国企业拥有行业的良性竞争与共同发展的创业,而不是在内耗、相互中,自废武功,。

  一位企业家说得好,一个企业的成功不在于打败你的对手和“敌人”,而是看清你的目标在哪里。那些只盯着对手使暗器、脚底下绊的企业,终究走不了多远,更成就不了世界一流企业的梦想。

原文标题:商战片“三一恨别长沙”俨然商战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lishipindao/2020/0214/12696.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