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汝贞胡宪_百度百科

历史频道 2020-01-24198未知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胡宪(1512年11月4日—1565年11月25日),字汝贞,梅林。祖籍安徽绩溪,家族世代锦衣卫出身,在东南倭乱时期任直浙总督。

  嘉靖十七年(1538年)中进士,嘉靖十九年(1540年),被授官为山东县令,累迁浙江,为官二十五年,忠心为国,抗倭有力,官至兵部尚书和右都御史。死后追谥襄懋。

  胡宪早年考中进士后,被安排在刑部观政,学习政务。从此,胡宪开始了生涯。嘉靖十九年(1540年),胡宪被授官为山东的县令。上任后,胡宪就显示出他的才干。他先组织广大扑灭多年不遇的旱蝗之灾,后又对益都当地的进行招降。盗贼在益都为害多年,胡宪用安抚劝降之策,即使群盗解散,还将其中可用的千人左右编为义军。胡宪日后抗击倭寇的文韬武略,在治理益都时就已初步展现。

  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四月,胡宪母亲去世,他奔丧回绩溪故里。两年后,其父胡尚仁也因病去世。胡宪前后在家乡为父母守孝长达五年。在这五年中,他刻苦攻读《大学衍义》、《武经七书》等书,学识大为长进,也为日后大展宏图打下了的基础。

  胡宪自进士出身,先任余姚知县,后以御史巡按宣府、大同等边防重镇,整军纪,固边防,为明王朝的边疆稳定作出了贡献。嘉靖三十年(1551年),胡宪又巡按湖广,参与平定苗民起义。在胡宪踏入这十多年里,他一步一个脚印地走来,政绩显著。他的从政经验和能力都毋庸置疑。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四月,世钦点胡宪出任浙江巡按监察御史。

  在此背景下,胡宪出任浙江巡按监察御史,可见朝廷对他寄予厚望。胡宪也感到责任重大,临行前立下誓言:“我这次任职,不擒获汪直徐海,安定东南,誓不回京。”上任伊始,胡宪针对辖区内明朝官兵纪律松弛、软弱涣散的积弊,以严明赏罚为手段,大力进行整顿。通过胡宪的努力,明朝官兵的军容、军纪有了改观,士气也逐渐有所恢复。

  不久,工部右侍郎赵文华的推荐,以祭海神的名义,被派往江南督察沿海军务。赵文华是严嵩的义子,为人奸诈。他排挤、,浙江总督张经、浙江巡抚李天宠都先后因其而被杀。

  胡宪知道自己大展宏图的机会来了。他一方面招揽、重用各种杰出的人才,如重用俞大猷戚继光等名将,把颇负盛名的文人徐渭招到自己的幕府中来;另一方面,有骁勇善战的将领,还得有训练有素的士兵,胡宪支持部下练兵,其中成就最大者当属戚继光训练的戚家军,后来发展为抗倭主力军。在胡宪的抗倭斗争中,胡宪擒汪直、杀徐海,两浙倭患暂告平息。

  至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胡宪主持的抗倭斗争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渐次平息浙江的倭患,并开始剿灭福建的倭寇。

  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五月,被罢官,其子严世蕃被逮。胡宪是由严嵩义子赵文华的举荐而屡屡升迁的,很多大臣的眼里,他属于严党。赵文华已死,严嵩失宠,胡宪的处境也就岌岌可危。这年年底,在新任的下,南京就以军饷、滥征赋税、党庇严嵩等十大上疏胡宪。王世贞曾说:“我知道胡宪的功劳,可他被徐阶所,不能他的。”看来,这一切都是新任内阁首辅徐阶直接的,胡宪自然无力与其抗衡。

  很快,世就将胡宪的一切职务悉数罢免,并将其进京。此时,胡宪已经站在了悬崖的边缘。陆凤仪他时所列举的,任何一条都能定他个。胡宪到京之后,世念其抗倭的功劳,改变了主意,降旨道:“宪不是严嵩,自任职御史后都是朕升用他,已经了。而且当初因捕获王直而封赏他,现在如果加罪,今后谁为我做事呢?让他回籍闲住就好了。”掌握生杀的为胡宪网开一面,再次给了他一条生。但是,胡宪的终于到此为止了。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春天,胡宪带着不甘回到了绩溪县的龙川故里。

  安享晚年。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胡宪的们却不想,他们在等待机会。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三月,就在胡宪回乡快两年的时候,从天而降。事情的起因还是离不开严氏父子。曾经协助胡宪抗倭的罗龙文犯罪被抄家,在对罗龙文抄家时,御史意外发现了胡宪被时写给罗龙文贿求严世蕃作为内援的信件,信中附有自拟圣旨一道。假拟圣旨,这次就是爷也救不了胡宪了。果然,世闻听此事后大怒,对胡宪降旨问罪。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十月,胡宪再次被押赴至京。在狱中,胡宪写下万言的《辩诬疏》,为自己进行辩解。可是《辩诬疏》递交上去后,迟迟没有结果,胡宪无法受,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十一月初三日,胡宪写下“宝剑埋,忠魂绕白云”的诗句后,身亡,时年五十四岁。隆庆六年(1572年),朝廷为其,追谥襄懋。

  嘉靖三十二年(公元1554年),胡宪针对倭寇“去来飙忽难测”、“海涯曼衍难守”,沿海地区随时可能遭受倭寇焚掠的情况,决定建立沿海防御系统。组织人员把沿海倭情、地理形势及抗倭措施编成《筹海图编》,指导抗倭斗争。“缮甲造舰”,修造战船千艘,多置火器,配备佛郎机鸟铳火砖喷筒、火箭等,由俞大猷戚继光分率巡洋。福建沿海设立哨兵,置烽火门、小埕、南日、浯屿和铜山五大水寨,派驻军队捍卫海岸。浙江沿海设海盐、澉浦、乍浦三大水寨,招募苍山、福清等船78只布列各港口,以四参将六总兵统之,“不拘警报有无,而亲出海洋,严督各总戮力用命,以遏海寇于方来”。明朝真正的水师就是从这时建立的。

  嘉靖三十四年(1556年),额外增税,亩出兵饷一分三厘,加上名目众多的赋役征发和严厉的海禁,沿海居民“膏血为之罄尽”,生断绝,部分百姓加入倭寇行列。胡宪深感问题严重,他奏请朝廷宽限征收江南地区历年所欠加派、逋赋,并蠲免倭患重灾区钱粮。浙江省加派缎匹、工料等项银两,已达二十多万,户、工二部还催查历年逋赋。时任浙江巡抚的胡宪上疏请敕户部,将加派本省的缎匹等项一一查清,除国家急需者严督依限征解外。

  在胡宪疏争下,明廷除因自然灾害对东南地区减免赋税外,又多次在倭害严重地区大规模蠲免钱粮。他还根据需要,随时裁减水陆官兵,以减轻百姓负担。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十月,奏准裁去部分士卒及岁费银四十九万九千余两,有力地调动了广大的抗倭积极性。

  崇海,官兵多人。胡宪奏请“正失事诸人之罪”。巡抚、指挥、参将、把总以指挥无方,临阵脱逃,“各坐罪有差”。胡宪疏请对王鹏害数百姓其“宜重究以彰大戒者也”。对抗倭有功则不次超擢。知县杨藏、千户周勇、监生乔镗等作战有功,“赏有差”。吏员吴成器“敢死善战”,“量改郡职”。唐顺之战功卓著,迁佥都御史。即使对同一人,亦赏罚分明。同年七月,倭寇攻破杭州北新关,提督李天宠贻误军机被胡宪。同年十月至十一月,倭寇分掠绍兴府各县,李天宠率军斩擒三百多人。胡宪上疏“请录巡抚都御史李天宠……等功”。

  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八月,胡宪调兵进攻占据东沈庄的倭首徐海,倭寇,保靖、河朔官兵先后为其所败。此时,胡宪“擐甲叱永保兵左右列,大呼而入,瞰垒下击”,大败倭寇。同年十一月,倭兵会稽,报沈庄惨败之仇,来势凶猛,“官兵莫能御”,胡宪督促将领卢镗迎战,被他以士兵疲劳宜稍事休整为由,形势危急。宪不顾敌众我寡,“夜召亲兵袭破之,达旦,诸营方知,入贺,镗大惭服”。在抗倭战斗中,胡宪常“辄自临阵,戎服立矢石间督战”,置于度外。倭寇围杭州时,他又“亲登城,俯身堞外,三司皆股栗,惧为流矢所加,宪恬然视之”,展示了身为统帅的风范。

  为使赏罚制,嘉靖三(1559年)十月,胡宪死事诸臣为三等,“有功而又能死事者为一等,虽无功而能忠于所事者次之,勤无可录而事适不幸者又次之。其或失机偾事,虽身故仍须追夺官荫”。

  王直徐海以来在海上“南面称孤”,坐遣倭寇我东南沿海,为倭寇巨魁。胡宪不顾一些朝臣反对,决计剿、抚并施,铲除王、徐。他一面令戚继光、俞大猷痛击倭寇,一面派人到日本五岛招抚王直。

  宪多,喜,因文华结严嵩父子,岁遗金帛子女珍奇淫巧无数。久之,以万寿节献秘术十四。帝大悦,将复用矣。会御史汪汝正籍罗龙文家,上宪手书,乃被劾时自拟旨授龙文以达世蕃者,遂逮。宪自叙平贼功,言以献瑞得罪言官,且讦汝正受赃事。帝终怜之,并下汝正狱。宪竟瘐死,汝正得释。万历初,复官,谥襄懋。

  的亮点。他所表现出的胆略和智谋的确可圈可点,称得上是一位能臣,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是他交结、、挥霍无度,也使他的人品备受争议。世的为人行事一向不能以常理来推断,他给了这个问题一个简单干脆的答案,就是:能重用,但对曾经做错的事也要付出代价,尤其是皇权的行为,更要。世对胡宪屡次保全,让他尽展其才。胡宪大功告成之日,也就是他的厄运之时。

  不过,“千里做官只为钱”,明代官员的非常多,无论是前代“三杨”还是抗倭名将戚继光,都有事迹。而且胡宪的钱财有些用于抗倭斗争,有些用于与上级搞好关系,这也是应该考虑的。不过胡宪数额确实过于巨大,加上严嵩一倒,无人保他,他厄运也确实该了。

  胡宪部将。并允许戚继光招募新军,使戚家军成为浙江御倭的主力。胡宪听取幕僚徐渭徐文长)的与策略,又以剿抚兼行及反间计,对汪直采用招抚策略,对徐海、陈东、叶麻等海盗首领采用剿灭的策略,利用徐海之妻王翠翘使其上岸投降,而后胡宪为了斩草除根,用反间计促使陈东徐海,最后自己再将陈东。

  相传,王翠翘被俘后曾向胡宪请求埋葬徐海,胡宪不许;请求去做,还是不许,而是要将她许配给一个小兵。王翠翘对胡宪说道:“你诛杀归顺的人,你把放在什么地方了?” 她面对大海痛哭,喊道:“明山,我了你呀!”遂写诗一首,投水而死。她的诗写道:建旗海上独称尊,为妾投诚拜戟门。十里英魂如不昧,与君烟月伴黄昏。

  在安徽绩溪龙川村,从胡宪至胡氏“炳”字辈共12代人曾在此居住。尚书府是古徽州迄今保存结构最为复杂的明代建筑群。

  阮仪三评价:从善堂“尚书府非常典型反映了徽州建筑的一个重要特点,也反映了当时具有浓厚文化底蕴的这种特殊家族,建筑做得很细节,细部做得很精致,可以左顾右盼,处处生景,是徽州最好的古建筑。

  清光绪《余姚县志》记载,胡宪平倭寇后,还复莅余姚受降。余姚百姓感念胡宪收胜归山、平息倭患等种种功绩,于嘉靖四十年在城内龙泉山上建“三锡祠”,世代祭祀不绝。又于胜归山南麓山崖雕凿胡宪像,上刻“胡公殿”三字,虽经数百年风风雨雨,石像仍栩栩如生。但见胡戴帽,身穿朝服,左手捋须,右手伏案,身子略微前倾,如在公堂上办公断案一般,民间称之“胡公岩”。

  此后至时期,以胡公像为中心,周围又陆续雕凿了14尊佛教造型,石像附近的石壁上,又雕凿了许多先贤名句、文人诗词,字体、大小各异,蔚为壮观,使得胡公岩成为浙东地区摩崖石刻最为集中的地方。

  1981年6月,余姚县公布胡公岩摩崖石刻为县级文物单位。2005年3月升级为省级文物单位。

  胡松奇:次子,封为“锦衣卫副千户”,回到绩溪守住家业,克勤克俭,兢兢业业。

  作为民族英雄,他的地位和作用不仅超过了戚继光,也超过了宋朝民族英雄岳飞。

  没错,就是那位早年在好些明朝抗倭题材的野史电视剧里,经常以面目出现的胡宪。却是明朝抗倭战争史上,真正扭转的英雄。

  因为一个失败的理想主义者,本该是不足以被人记住并为人称道的!我叫胡宪,以上便是我的个人简历以及做此文的动机。不久后年度考核,更是被评为优等,升了官,成了一名光荣的御史。

  清人在编修《明史》时,曾经总结过明朝的的原因,认为明朝“名亡崇祯,实亡万历,初亡嘉靖”,意思是说明朝表面上亡于崇祯朝,实际上是亡于万历,而根源在于嘉靖。作出这一判断的依据主要是因为明朝与党争有关,而党争正是始于嘉靖朝。

  胡宪有比朱纨高明的地方,就是他“多”、“善宾客”。他养着一大帮人,有人帮他出谋划策打倭寇,如蒋洲、陈可愿;也有人帮他出谋划策对付朝廷,最著名的是徐渭。

  该幅《胡宪五十寿辰与二夫人画像》今藏于胡宪外家磻溪村方氏族人的成性堂里,为宫廷画师所绘,画幅150×126厘米

  《明史·卷二百零五·列传第九十三》:胡宪,字汝贞,绩溪人。嘉靖十七年进士。历知益都、余姚二县。擢御史,巡按宣、大。诏徙大同左卫军于阳和、胡汝贞独石,卒聚而哗。宪单骑慰谕,许勿徙,乃定。

  《明史·卷二百零五·列传第九十三》:三十三年,出按浙江。时歙人汪直据五岛煽诸倭入寇,而徐海、陈东、麻叶等巢柘林、乍浦、川沙洼,日扰郡邑。

  《明史·卷二百零五·列传第九十三》:明年,江西盗起,又兼制江西。未至,总兵官戚继光已平贼。九月奏言:“贼屡犯宁、台、温,我师前后俘斩一千四百有奇,贼悉荡平。”帝悦,加少保。两广平巨盗张琏,亦论宪功。

  《明史·卷二百零五·列传第九十三》:而东知海营有宪使者,大惊,由是有隙。正乘间说下海。海遣使来谢,索财物,宪报如其请。海乃归俘二百人,解桐乡围。东留攻一日,亦去,复巢乍浦。鹗知不能当海,乃东渡钱塘御他贼。 初,海入犯,焚其舟,示士卒无还心。

  《明史·卷二百零五·列传第九十三》:三十三年,出按浙江。时歙人汪直据五岛煽诸倭入寇,而徐海、陈东、麻叶等巢柘林、乍浦、川沙洼,日扰郡邑。帝命张经为总督,李天宠抚浙江,又命侍郎赵文华督察军务。文华恃严嵩内援,恣甚。经、天宠不附也,独宪附之。

  《明史·卷二百零五·列传第九十三》:文华大悦,因相与力排二人。倭寇嘉兴,守宪中以毒酒,死数百人。及经破王江泾,宪与有力。文华尽掩经功归宪,经遂得罪。寻又陷天宠,即超擢宪右佥都御史代之。时柘林诸倭移屯陶宅,势稍杀。会苏、松巡抚曹邦辅歼倭浒墅,文华欲攘功不得,大恨,遂进剿陶宅残寇。宪与共,将锐卒四千,营砖桥,约邦辅夹击。倭殊死战,宪兵死者千余。文华令副使刘焘攻之,复大败。而倭犯浙东诸州县,杀文武吏甚众。宪乃与文华定招抚计。文华还朝,盛毁总督杨宜,而荐宪,遂以为兵部右侍郎代宜。

  《明史·卷二百零五·列传第九十三》:至是,宪使人语海曰:“若已内附,而吴淞江方有贼,何不击之以立功?且掠其舸,为缓急计。”海以为然,逆击之朱泾,斩三十余级。宪令大猷潜焚其舟。海心怖,以弟洪来质,献所戴飞鱼冠、坚甲、名剑及他玩好。宪因厚遇洪,谕海缚陈东、麻叶,许以世爵。海果缚叶以献。宪解其缚,令以书致东图海,而阴泄其书于海。海怒。

  《明史·卷二百零五·列传第九十三》:宪居海东庄,以西庄处东党。令东致书其党曰:“督府檄海,夕擒若属矣。”东党惧,乘夜将攻海。海挟两妾走,间道中槊。明日,官军围之,海投水死。会卢镗亦擒辛五郎至。辛五郎者,大隅岛主弟也。遂俘洪、东、叶、五郎及海首献京师。帝大悦,行告庙礼,加宪右都御史,赐金币加等。海余党奔舟山。宪令俞大猷雪夜焚其栅,尽死。两浙倭渐平。

  《明史·卷二百零五·列传第九十三》:时嵩已败,大学士徐阶曰:“两广平贼,浙何与焉?”仅赐银币。未几,南京给事中陆凤仪劾其党严嵩及奸欺贪淫十大罪,得旨逮问。及宪至,帝曰:“宪非嵩党。朕拔用,人无言者。自累献祥瑞,胡汝贞为群邪所疾。且初议获直予五等封,今若加罪,后谁为我任事者?其释令闲住。”

  《明史·卷二百零五·列传第九十三》:宪令客蒋洲、陈可愿谕日本国王,遇汪直养子滶于五岛,胡汝贞邀使见直。直初诱倭入犯,倭大获利,各岛由此日至。既而多杀伤,有全岛无一归者,死者家怨直。直乃与滶及叶碧川、溪、谢和等据五岛自保。岛人呼为老船主。宪与直同乡里,欲招致之,释直母妻于金华狱,资给甚厚。洲等谕宪指。直心动,又知母妻无恙,大喜曰:“俞大猷绝我归,故至此。若贷罪许市,吾亦欲归耳。

  《明史·卷二百零五·列传第九十三》:但日本国王已死,各岛不相摄,须次第谕之。”因留洲而遣滶等护可愿归。宪厚遇滶,令立功。滶遂破倭舟山,再破之列表。宪请于朝,赐滶等金币,纵之归。滶大喜,以徐海入犯来告。

  《明史·卷二百零五·列传第九十三》:海妾受宪赂,亦说海。于是海复以计缚东来献,帅其众五百人去乍浦,别营梁庄。官军焚乍浦巢,斩首三百余级,焚溺死称是。海遂刻日请降,先期猝至,留甲士平湖城外,率酋长百余,胄而入。文华等惧,欲勿许,宪强许之。海叩首伏罪,宪摩海顶,慰谕之。海自择沈庄屯其众。沈庄者东西各一,以河为堑。

  《明史·卷二百零五·列传第九十三》:令东致书其党曰:“督府檄海,夕擒若属矣。”东党惧,乘夜将攻海。海挟两妾走,间道中槊。明日,官军围之,海投水死。会卢镗亦擒辛五郎至。辛五郎者,大隅岛主弟也。遂俘洪、东、叶、五郎及海首献京师。帝大悦,行告庙礼,加宪右都御史,赐金币加等。海余党奔舟山。宪令俞大猷雪夜焚其栅,尽死。两浙倭渐平。

  《明史·卷二百零五·列传第九十三》:帝命张经为总督,李天宠抚浙江,又命侍郎赵文华督察军务。文华恃严嵩内援,恣甚。经、天宠不附也,独宪附之。文华大悦,因相与力排二人。倭寇嘉兴,守宪中以毒酒,死数百人。及经破王江泾,宪与有力。文华尽掩经功归宪,经遂得罪。寻又陷天宠,即超擢宪右佥都御史代之。时柘林诸倭移屯陶宅,势稍杀。会苏、松巡抚曹邦辅歼倭浒墅,文华欲攘功不得,大恨,遂进剿陶宅残寇。

  《明史·卷二百零五·列传第九十三》:文华尽掩经功归宪,经遂得罪。寻又陷天宠,即超擢宪右佥都御史代之。

  《明史·卷二百零五·列传第九十三》:初,宪令客蒋洲、陈可愿谕日本国王,遇汪直养子滶于五岛,邀使见直。直初诱倭入犯,倭大获利,各岛由此日至。既而多杀伤,有全岛无一归者,死者家怨直。直乃与滶及叶碧川、溪、谢和等据五岛自保。

原文标题:胡汝贞胡宪_百度百科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lishipindao/2020/0124/372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