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张朝阳:狐友没有未来,科技频道搜狐的社交梦真的该醒了

科技频道 2020-06-3070未知admin

  在我看来,如果说微博是社交的话,即是核心,社交是附属品,属于锦上添花的功能,那狐友就是社交,是介质,社交才是内核,或者定性为内容社交(多闪也属于内容社交,只不过媒介形式是短视频),即以某一领域的内容为社交核心用户的App。

  昨天,搜狐发布2019年Q4财报和全年财报,搜狐掌门人张朝阳在线上沟通会中透露,直播、社交和短视频是搜狐2020年发力重点。其中,狐友是搜狐角逐社交的排头兵,“狐友已经打磨好几年了,现在好多人才刚刚发现。”

  因为到头来狐友不是再次败给微博、微信,事实上其根本就没资格与微博、微信相提并论,而是败给不争气的自己。不过,用户在狐友上发布各种形式的内容,通过互动、私信,能否真正为熟人关系,而不是局限于的约炮,这要打一个大大的问。或许张朝阳认为,围绕话题和兴趣的微博类产品才是社交的突破口。

  在谈及与微信的区别时,张朝阳表示,“在微信熟人你认识不了新的人,狐友可以不断认识新的人,而且认识新的人没有给你压力,你可以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其实不然,用户通过微信群同样能认识新朋友,而狐友未必能让用户持续结交新朋友。

  不知你发现了没,2019年社交赛道格外热闹,在狐友之前,多闪、聊天宝、马桶MT、飞聊相继上线,但基本上是出道即巅峰,难以撼动腾讯社交霸主地位,顶多是隔靴搔痒,最终要么凉凉要么沦为弃子。明知社交是门非常难做的生意,但搜狐还是毅然而然杀了进来。

  在我看来,张朝阳可以偏执地认为狐友前景,懒理质疑、唱衰,但市场一线真实数据,他没理由,这是形成决策参考的重要依据,甚至可能他早点认清现实,不要随便立不切实际的Flag。

  七麦数据显示,狐友在App Store社交榜实时排名为639名,这是一个的没有任何前途的排名,可见其市场存在感极低,只是苟且地活着。而张朝阳渴望的2020年爆发,潜台词是高速成长,以狐友目前低迷的市场排名,我实在看不出其有任何爆发的迹象,能实现平稳增长就算不错了。

  为了推广狐友,搜狐全上下可谓尽心尽力,难得展现狼性的一面。不仅张朝阳亲自挂帅,首席推销官,一天更新40多条动态,而且搜狐发通知让所有员工下载狐友,并称后续会对员工活跃度、发文数量等进行考核。

  他曾表示,除了见面扫过二维码的熟人之外,还可以通过对方的内容发布、互动、私信逐渐了解,让陌生人变熟人,并强调这一市场需求真实存在。从产品形态来看,狐友本质上是个拥有微信沟通功能的简化版微博或轻微博。退一步讲,即便陌生人成功为朋友,那狐友凭什么用户会继续留在上?可能到头来免不了给微信打工,用户互加微信好友后便流失。

  从ChinaRen到搜狐微博再到狐友,搜狐三战社交领域但收获甚少,可谓“起个大早,赶个晚集”。张朝阳曾自嘲“微博、微信左右扇了我两个耳光”,在不远的将来,他很有可能再次尝到屡战屡败的苦果,估计到时候不禁感慨被的现实扇了一个耳光。

  他认为,一个好的产品必须打磨才行,社交是搜狐坚定不移的方向,希望2020年狐友能有爆发。希望是一回事,能不能办到则是另一回事,张朝阳并未具体阐述狐友在社交赛道突围的策略,实在难以让人信服,甚至对狐友前景持悲观态度。

  除了斩不断的社交情节,张朝阳力推狐友更多是基于现实的商业考量。“搜狐其它的无论是网络、收费、游戏各方面商业模式都很清晰了,现在需要能够有黏性的,把用户积聚到这里,而狐友是从数学上最优的门类。”换言之,搜狐上线狐友着眼于互联网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大背景,希望能充分挖掘社交红利,在留住用户的同时拓展更多商业空间。

  极光大数据《2019年社交网络行业研究报告》则显示,内容社交安装渗透率从2018年2月的1.6%上升到2019年2月的3.7%,用户规模则从1630万增长到4080万。尽管内容社交发展形势一片大好,但无论是安装渗透率还是用户规模,都与微信、科技频道微博等主流社交玩家相差甚远,完全上不了牌桌,而身处这一赛道的狐友,自然是不折不扣的不入流玩家。

  马云曾直言,没有结果的过程基本是垃圾。不可否认,张朝阳为狐友操碎了心,时不时对外自己坚定支持的积极信,但其不被用户普遍认可是不争的事实。换言之,在的结果面前,搜狐上下为狐友所做的各种努力都显得苍白无力。

  祝狐友好运,2020年当务之急是打开知名度,尽力做好拉新留存,爆发就别想了,且行且珍惜!

  狐友闪电下架的真正原因可能是看到上线初期市场反响与预期存在较大落差,亦或是自身底气不足,经不起质疑、科技频道唱衰,才会下架升级产品。讲真,狐友给我的直观感受是产品像。或许,张朝阳所谓的狐友已准备好不过是虚张声势,其压根就没准备好,贸然拿个半成品来秀肌肉。既对社交行业的理解没多大长进,也没抓住年轻用户的社交喜好,无论是再不服气还是难以割舍,搜狐的社交梦真的该醒了,学会接受自身在社交领域难成大器的扎心事实。

  作者:龚进辉

  因此,狐友主打熟人社交这条根本就走不通,没有最难只有更难。一方面,真正的熟人关系既没理由也没动力沉淀在狐友上,基本上会被微信强势收割;另一方面,陌生人变熟人需要经历一个漫长过程,不是一两次互动彼此就能熟悉起来,而用户关系升级的时间越长变数就越多,变熟人的概率、数量都不可控。

  但尴尬的是,狐友出师不利,匆匆上线天便被搜狐主动下架,理由是因需要改进功能,将在各大应用商店下架一周,这一反常举动让十分不解。话说,狐友在正式上线之前已试运营一段不短的时间,张朝阳更是强调已打磨好几年,为什么在此期间都没发现有功能需要改进,等到一上线就发现?

  在下架一个多月后,狐友重新上线,但市场反响依旧平平,张朝阳希望的90后、95后广泛使用的盛况并未出现。其实,狐友不受年轻人待见,倒不是因为白白浪费1个多月的大好推广时机,而是其产品本身不对用户胃口,即便没有下架1个多月,用户增长和活跃度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对张朝阳卖力“安利”狐友并不陌生,从去年6月上线至今,他反复强调自己对狐友充满信心和寄予厚望,坚定态度未曾。在张朝阳看来,狐友是搜狐的奇兵,更是搜狐的未来。理想很丰富现实很骨感,别说承载搜狐未来没戏,狐友本身都没有未来,2020年注定无法迎来爆发。

  值得注意的是,搜狐前高管、酷6创始人李善友曾犀利地指出,“凡是张朝阳直接管的部门很少有成功的。科技频道”这话没毛病,过去数年,张朝阳每天雷打不动在千帆直播上直播,并未改变其在直播江湖的地位;如今他又主抓狐友,成为狐友上最活跃的用户之一,同样败得一塌糊涂。

  一直以来,社交赛道给人的印象是突围难度极大,因为腾讯、陌陌分别把持熟人社交、陌生人社交两大市场,微博则与微信形成错位竞争,玩家很难切开一个大口子,只能偏安小众市场。

原文标题:写给张朝阳:狐友没有未来,科技频道搜狐的社交梦真的该醒了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kejipindao/2020/0630/58544.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