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学解释为何论错得离谱

科技频道 2020-02-1956未知admin

  乾明 鱼羊 赖可 发自 凹非寺

  新冠病毒,人造的?

  先是2015年发表于Nature论文被扒出:称中美科学家5年前,就曾制造出类新冠病毒。

  又有印度学者发布最新研究:新型为人造病毒的可能性大于自然进化的可能性。

  这两个研究被放在一起,一个大胆的论开始,结论简而言之:“新型很有可能是美国人造的”。

  乍一看,期刊背书,研究方法合情合理,过程也像模像样。在严峻的形势下,关注度也非常高,坊间更是越说越神。

  难道事实真是如此?

  当然不是。并且是一个利用心理、裹着科学外壳的论而已。

  在众多科学家的驳斥下,这些所谓的研究根本站不住脚。2月2日上午,印度学者们已主动撤下了在bioRxiv上预览的论文。

  但“一张嘴,跑断腿”。

  这种论论调,却让石正丽——病毒研究勋卓著的科学家,不得不用上最重的话。

  当天下午,中国科学院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说:“2019新型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和实验室没有关系。”

  “每次出现新疾病、新病毒的时候,同样的故事就会出现,说这是实验室泄漏或者生物工程制造的病毒。”在接受《科学》采访时,石正丽的合作者、美国疾病生态学家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表示,“真令人羞耻。”

  这背后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些论不可信?我们先从论的依据开始说起。

  新型是人造的?

  1月11日,复旦大学张永振教授团队在站发布首个新型基因序列。

  第二天,国家卫健委领导的小组在全球共享流感病毒数据库GISAID发布了另外5个来自不同患者的病毒基因组序列。

  1月24日,中国疾控中心成功分离首株新型毒种。其信息及电镜照片、新型核酸检测引物和探针序列等均由国家病原微生物库权威发布,并提供共享服务。

  上述这些中国科研人员的迅速行动,为全球科学家研究新型提供了基础,许多研究机构都得以立即展开疫苗药物等研究。

  但论的论调,却也开始甚嚣尘上。

  最先被当做“论据”的是一篇2015年的论文,由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山分校主导的一项研究结果,而前文中用生命的石正丽,正是论文作者之一。

  在这篇发表于《自然医学》的论文中,研究人员们使用-CoV反向遗传系统,生成并鉴定了一种类新型冠状嵌合病毒。

  体内实验证明,嵌合病毒在小鼠肺中的具有明显的发病机理,能感染小鼠呼吸道细胞而引发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

  这项工作表明,蝙蝠种群中流行的病毒,可能会再次重现类似的风险。

  据Nature报道,这项研究当时确实引发了风险辩论,比如,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学家Simon Wain-Hobson就认为:“如果病毒逃脱,那么谁也无法预测后果。”

  于是“发生源自实验室病毒泄露”、“病毒是美国人的生物武器”这类说法,仿佛找到了科学依据。

  但事情还在延续,另一篇火速出炉的印度研究,点燃导火索。

  这篇发表在bioRxiv上的预印本论文(未经同行评议),直接将矛头指向了“病毒人造说”。

  来自印度德里大学和印度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在这篇论文中声称,在(新型)突刺蛋白中发现了4个插入序列,其与HIV-1 gp120和Gag高度相似。

  论文指出,科技频道这4个插入序列均为独有,在中不存在。

  在论文摘要中,作者写道:

  4个独特的插入序列都与HIV-1关键结构蛋白中的氨基酸残基具有同一性/相似性,这在自然界中不太可能是偶然的。

  非自然而为,难道新型竟然是人造的?

  如果说之前坊间隐隐的“生化”、“基因”之类的只是之辞,那么现在,两篇“科学依据”的论文,不正是提供了最有力的论据吗?

  别信,不靠谱!

  然而,论文都是真的,指出的结论却可能不是论所希望的那样。

  在更加严谨的科学下,无论是移花接木的做法,还是投机取巧博关注的行为,都很快被一一击破。

  先说2015年的论文。论说了“人造病毒”的结果,却巧妙隐藏了这一结果需要的条件。

  研究病毒的生物学家Trevor Bedford把人造病毒和新冠病毒进行了进化树,得出结论是:两者之间至少有25年的进化时间。

  Trevor Bedford是谁?大学基因组科学系和流行病学系的副教授。同时还是世界领先的癌症研究机构Fred Hutch的里疫苗及传染部门、计算机生物学项目的副。

  换而言之,两山看起来近,连接起来几乎不现实。

  然后是印度研究者发表的论文,就更不靠谱了。

  论文一公开就遭到了各种质疑,作者先是在论文下留言表示接受大家的,后来主动撤回了论文。

  这只是初步研究,我们的目的不是给论提供材料,也没有类似的主张。

  (不禁想问:那你咋文的时候,说那么容易让人的话?)

  而且因为是最新出炉的“论文”,一度还被不明群众相信,认为是“论文”就严谨。

  于是包括颜宁教授在内的知名科学家都不得不为“同行”行为、科普,说预览的论文无法当做严谨的科学论据,因为都没有经过同行评审,甚至跟草稿没啥区别:

  此外,这篇印度论文得出结论的方法和论据,也经不起推敲。

  Trevor Bedford直接上数据反驳:论文中提到的四个原始序列在其它中也广泛存在,其中大部分甚至不是病毒。

  所以,没有理由推断到HIV病毒上。

  此外,也有信息生物学学者撰文进一步解释了为什么这四个原始序列重合并不能有任何价值。大意如下:

  新型冠病毒与HIV的序列匹配非常短,出现在两种病毒的高变区中,在序列与许多生物之间也发现了相似的重叠。

  从理论上讲,HIV序列可以赋予另一种病毒的独特生物学特性在中完全缺失,并且没有已知的可能无法实现的独特临床特性。

  新冠病毒的临床表现也不具有需要解释的新颖特征。它的症状特征,可程度,严重性,死亡率,持续时间,潜伏期和潜伏期,从动物到人类的能力以及无症状和皮肤接触的能力均在人类中成立。

  也就是说,基因组及其影响人类的方式本身没有特殊的异常需要解释。

  最后,哪怕最最最极端的情况,假设印度这篇论文的假设成立,临床上也解释不通。

  刺突蛋白和HIV gp120蛋白都是包膜表面的识别蛋白,科技频道但是它们有很大的不同。

  刺突蛋白使识别ACE2受体并侵入粘膜上皮,而gp120蛋白使HIV病毒识别CD4受体并侵入CD4+T细胞。

  因此,如果是正确的,新冠病毒能够感染T细胞或识别CD4受体。

  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表明可以感染T细胞,或者可以感染任何表达CD4的细胞,或者可以感染任何不表达ACE2或不能被已知感染的细胞。科技频道

  中国科学家更是态度鲜明。

  2月2下午,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就在朋友圈说:

  2019新型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和实验室没有关系。

  新型到底来自哪?

  用生命的背后,是石正丽和团队多年从事病毒科学研究的信心。

  石正丽19年出生于河南西峡县,从事新发病毒的研究,打过“”硬仗,在病毒的分离和鉴定、基因组学、病毒的检测技术、病毒的流行病学研究等方面非常有经验。

  1987年本科毕业于大学生物系遗传专业。1990年从中国科学院病毒研究所毕业,获硕士学位。

  之后便在中国科学院病毒研究所工作,历任研究实习员(1990年-1993年)、助理研究员(1993年-1998年)、副研究员(1998年-2000年)、研究员。

  在此期间,她还在法国蒙彼利埃第二大学攻读了博士学位,并于2000年5月毕业。

  2003年,事件爆发后,石正丽带领研究团队,在全国各地调查蝙蝠栖息洞穴,采集各类蝙蝠样品做病毒检测,寻找病毒踪迹。

  这条一走就是10多年。

  2013年,《自然》发表石正丽团队研究,为蝙蝠起源提供了最为有力的。

  此外,她还发现了中国蝙蝠感染尼帕病毒、埃博拉病毒相关病毒的血清学,在蝙蝠中发现并鉴定了腺病毒、圆环病毒等新病毒,进一步蝙蝠是多种病毒的自然宿主。

  在新型爆发之后,石正丽也立即带领团队开展了研究,并于1月23日在bioRxiv发表论文指出,与此前在云南中菊头蝠上检测到的蝙蝠RaTG13相比较,-2019在整个基因组中与其有96.2%的一致性,与有79.5%的一致性。

  这也就意味着,病毒来源于蝙蝠的可能性最大,并得到了钟南山等专家学者的认可与支持。

  此外,《自然》也翻出了2017年写的文章帮助,当时的文章介绍了病毒研究所进行实验的性。针对近日“病毒来自实验室”的,编辑新加了一段按语:

  《自然》不知道有何能这一消息;科学家相信病毒最有可能的来源是一个动物市场。

  虽然新型的确切来源并没有找到,但基本上已经排除了“来自实验室人造”的论。

  不信谣,不传谣,就连国外社交也在行动。

  最近Twitter就因虚假信息永久封禁了Zero Hedge,因为该账新型来自人造。Facebook也删除了一大批关于新型的。

  固然凶险,但只要万众一心,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而且,已经有不少好消息传来了。最新的数据中,已经连续4天,新增治愈出院病例超过新增死亡病例。

  美国首例新冠诊治证明有效的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今天也已经在中国启动了临床试验。

  不过试验预计结束期,得等到4月27日了。

  此外,也有一些中文世界里的小道消息说,据外媒报道,美国公共安全门经特朗普特批,同意将该药物专利豁免,向中国紧急公开药物结构至4月27日。

  但这很可能是一则。因为这个日期与临床试验时间一致,更主要的是没有任何消息和外媒报道——白宫网站、美国卫生与服务部网站(HHS.gov)、特朗普Twitter等等,都没有找到来源和说法。

  另外,该药物的结构,其实在申请专利的时候,就已经公开了。

  不过最后这则专利豁免的不实传闻,可能也是关注者的美好愿望,甚至有国外的网友还主动“敦促”此事。

  但当前,有一说一,实事求是,不要,更不要论。

  如同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所言:

  此时此刻,需要事实,而非恐惧。此时此刻,需要科学,而非。此时此刻,需要团结,而非污名化。

  事已至此,相信我们已不害怕面对的代价,只是再也承受不起谎言、和论的代价了。

  你说呢?

  参考链接:

原文标题:科技频道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学解释为何论错得离谱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kejipindao/2020/0219/15499.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