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频道刺杀是外交政策万灵丹?特朗普下手前应读读历史

国际频道 2020-01-1789未知admin

  原标题:刺杀是外交政策万灵丹?特朗普对苏莱曼尼下手前应读读历史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五次延期在越南服役,对他来说,刺杀好比是外交政策万灵丹。用无人机打击或狙击取敌酋首级,瞧,问题就这样解决了。事实上,相信刺杀能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历史依据。刺杀让情况急转直下的例子倒是数不胜数。

  几乎毫无例外,刺杀是一种的赌博,家不会用,只有空想家才会铤而走险。这一点至少从刺杀的“黄金时代”便已显然——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的欧洲和美国。在这几十年里,无主义者了两位美国总统(加菲尔德和麦金利)、一位沙皇(亚历山大二世)、一位哈布斯堡皇后(伊丽莎白,约瑟夫一世之妻。编注:即中国人熟知的“茜茜公主”)、一位意大利国王(翁贝托一世)、一位法国总统(卡诺)和两位西班牙总理(卡斯蒂略和门德斯)。

  这场无主义刺杀运动中的两位“大英雄”,米哈伊尔·巴库宁(Mikhail Bakunin)和克鲁泡特金(Prince Petr Kropotkin)都是人,这不足为奇。毕竟,用格奥尔格·赫伯特·祖·蒙斯特(Georg Herbert zu Münster)援引的一位当时的匿名外交家的话说,十九世纪的堪称“刺杀洗礼的主义”。巴库宁和克鲁泡特金都认可刺杀,国际频道称之为“行动的宣传”,或用哈佛文化历史学家玛雅·加沙诺夫(Maya Jasanoff)在其极具性的《黎明守望:全球世界中的约瑟夫·康拉德》(The Dawn Watch: Joseph Conrad in a Global World)中更准确的话说,是“用宣传”。

  加沙诺夫写此文是为了评论康拉德的《秘密特工》(The Secret Agent)。这是这位用英语写作的波兰小说家的愤世嫉俗之作,在书中,一位文学制作商(而不是某位狂热)密谋了一次。康拉德似乎认为,这些都是、的不满者,以及的工具,而不是的工具。

  如果说沙皇时代的是一种“刺杀洗礼的主义”,那么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日本更喜欢的形式是让成为军方影响政策的手段。为了消除文官对侵略和占领中国的反对,日本陆军和海军的极端民族主义参与了一系列刺杀,以实现目标。伦敦海军条约(London Naval Treaty)签署后,日本首相犬养毅在1932年被杀(注:犬养毅并非《伦敦海军条约》的具体谈判者,条约签署时他尚未担任首相,但他遇刺的确与该条约有关)。民族主义者认为该条约使日本地位“劣于”美国和英国。起初,军官们还谋划刺杀查理·卓别林,犬养毅在当天早些时候接待了他。

  刺客被轻判,这鼓励了更多更大的流血。“二二六事件”的密谋没能刺杀冈田启介并挟持昭和,但成功刺杀了财相高桥是清(有时他被称为日本的凯恩斯)和昭和最亲密的顾问海军大将斋藤实。国际频道另一位海军大将铃木贯太郎受伤。乍一看,这些刺杀取得了成功,因为日本军国主义者从此令和皇室噤若寒蝉,他们在中国和地区的政策再也无人挑战。通往战争以及最终被的道已经铺就。

  诚然,一些国家支持的刺杀或刺杀行为含有某种个人复仇要素。但世界国家不应该觉得考虑刺杀是值得自矜之事。不难想象,在美国刺杀古巴的卡斯特罗,尝试了从毒药到会的雪茄的一切手段的背后,是他们受伤的自尊心。而在亚眠条约为欧洲带来和平之后,英国又试图刺杀拿破仑,导致战事重启。

  两位学家,即西北大学的本杰明·琼斯(Benjamin Jones)和麻省理工学院的本杰明·奥尔肯(Benjamin Olken)实际上已经尝试就刺杀对政策影响有多大做量化。他们考察了从1875年开始的刺杀密谋,发现成功绝非一定之事。事实上,只有59起刺杀成功了目标。

  更重要的是,琼斯和奥尔肯的研究直击刺杀卡西姆·苏莱曼尼(Qassem Suleini)行为的要害:他们发现,这种定点清除完全无法或使战争最小化。因此,国际频道和特朗普的日常行为一样,世界看到的无非是空洞、并且可能造成极其昂贵的代价的姿态。

  妮娜·赫鲁晓娃是美国新学院[The New School]国际关系教授

  责任编辑:郑亚鹏

原文标题:国际频道刺杀是外交政策万灵丹?特朗普下手前应读读历史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guojipindao/2020/0117/40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