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丨酷我音乐:我来了!喜马拉雅:来吧!

国际频道 2020-01-16197未知admin

  它们最早的竞争焦点在内容和用户,但随着市场份额在2015年底瓜分完毕,最早一批音频品牌了营收瓶颈。

  智能手机和4G网络的快速普及为的和音频的诞生提供了机会。通过集成国内外内容,2011年成立的蜻蜓FM以网络收音机的定位收获了第一批用户,并带动了荔枝FM、窄播、懒人听书、喜马拉雅等一批应用的兴起。

  2014年,资本开始关注到音频行业。在这一年,喜马拉雅和荔枝FM分别完成两轮。蜻蜓FM继2013年获得创新工场投资后,也成功获得成为资本与中金的投资。在资本的推动下,音频平台开始进入跑马圈地式的市场份额争夺战。

  但大而全的扩张策略也造成不同产品的高度同质化。到2016年,随着音频市场份额争夺结束,音频App的用户增速在这一年明显放缓。

  2016年5月,以问答为主要形式的分答了知识付费风潮。2015年推出的得到App也推出《李翔商业内参》付费专栏,同样以音频为载体。的碎片化属性,使其成为知识经济的可靠载体。原本以有声读物和娱乐内容为主的音频平台,开始发掘音频与知识内容结合、最终通过用户付费实现回收的可能性。

  喜马拉雅最先嗅到风向的转变。2016年,喜马拉雅开辟了付费专区,邀请马东、吴晓波等一众KOL入驻,上线年年末喜马拉雅更是打造了首届“123知识狂欢节”。其首日成交额达到5088万元,2016全年喜马拉雅的付费收入超过了、社群与硬件的总和。

  蜻蜓FM对知识付费的跟进慢了一步。尽管平台已有吴晓波等人的爆款付费节目,但大内容与仍是蜻蜓FM看重的基本。直到2017年3月,蜻蜓FM才全面进入知识付费领域。

  但这种各得其所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太久,知识付费与音频平台的蜜月期很快迎来了结束。

  在为音频行业带来了付费的变现模式和知识人群新增量后,主打个人成功类的知识付费内容仍是小众化需求,在解决音频行业整体渗透率和付费规模提升上开始显出乏力。喜马拉雅在音频行业占有率超7成,但整个人群渗透率只在20%到30%,知识付费已经无法满足音频平台用户与付费增长的需求。

  蜻蜓FM也表示,知识付费不再是蜻蜓FM的唯一出,“它的历史已经完成了”。蜻蜓FM开始推出91倾听日、超级会员等活动,吸引更多人接触音频。同时蜻蜓FM正式提出有声书精品化战略,2019年重点布局悬疑、玄幻、都市、女频这四个娱乐化品类,并引入了《斗罗》,多人有声剧。

  2019年12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酷我音乐发布“百亿声机”计划,将以“百亿资源+资金”扶持长音频内容创作。酷我音乐也从音乐平台扩展到小说、播客、脱口秀等内容,试图打造另一个喜马拉雅。作为上市的TME一员,酷我音乐在资金和用户量上有雄厚的实力,背靠腾讯让其在剧IP版权争夺中更有优势。

  对于酷我音乐的入局,喜马拉雅表示竞争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喜马拉雅欢迎良性的竞争。相比酷我音乐的初出茅庐,喜马拉雅作为音频老兵的积累和经验也是其提升自身胜率的重要筹码。这些筹码包括6亿用户、数百万主播、直播、加付费的多元营收模式以及“万人十亿”计划下的完善投资生态。

  目前来看,各平台在未来发展方向上存在差异化竞争。喜马拉雅侧重于“PUGC+智能生态”及海外市场尝试;蜻蜓FM侧重于“头部独家IP+场景差异化运营”;荔枝侧重于“UGC强社交模式+粉丝圈层经营”;考拉FM侧重于“深耕车载市场+车载智能硬件”;得到App侧重于高品质付费内容。

  相关专家认为,随着酷我音乐的入局,音频行业处于群雄割据的局面,头部内容和市场已被行业巨头瓜分,进入烧钱阶段,整体进入存量市场,后起之秀很难有机会成为新的平台型应用。

  因此,现阶段行业的竞争主要集中在内容孵化和交互式体验上。一方面,以内容付费获取头部PGC,抢占主流时间;另一方面,提升交互使用感,进一步利用用户的碎片化时间。

  《中国名牌》小编认为,音频行业的发展几经波折,如今随着各家明确了发展战略而基本进入下半场。不过激烈竞争之下,各还要避免同质化的,基于音频特性和用户需求发掘更多内容形式和营销玩法。

原文标题:动态丨酷我音乐:我来了!喜马拉雅:来吧!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guojipindao/2020/0116/44.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