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姬图片我们潜入了传说中的“福利姬”

财经频道 2020-05-24127未知admin

  这些女孩售卖的所谓“福利”,大都打着擦边球,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的香艳照片和视频。她们在“绅士们(花钱买图的人们)”的包围中叫卖,在人潮退去后数钱,吸金能力高到,坊间流传最早入行的“福利姬”大都已经开上了跑车。

  这种虹吸效应,让“福利姬”们像主播行业一样形成了严重的两极分化。但红了眼的小姑娘们,依旧地杀入这个早已红透的战场。有人只穿萝莉服盛装出镜,有人露出有挑逗意味的内衣,有人干脆真空上阵,更有甚者直接对标音像制品……福利姬的露出程度,有上限但无下限。

  常规角度来看,福利姬其实是标准的二次元衍生行业。她们中的大部分,都是通过cospaly入的门。先吸引到男性粉丝,即可高价售卖私照、视频和原味衣物。这种简单的套,让很多有先天优势的女孩尝到了甜头。躺着赚钱确实舒服,但在违法的边缘反复横跳,被制裁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年初,数个业内的龙头级工作室被接连查处。福利姬和她的者们,也呈现出作鸟兽散之势。被宅男们捧上神坛的女孩们,要么改弦更张,要么躲进更加的角落。络还在日益净化,而早已扎入少男少女的暗网是否也被“魔高一丈”了呢……

  微博曾是“福利姬”的主战场,她们有着自己的一套引流方案,相关从业者也深谙变现之道。可随着行业寒冬的到来,网友再也无法通过搜索关键词找到她们了。只有关注超一年的老粉丝,才能在“封-再建-再封-再建”的反复中留下来。

  我费尽心思找到了一位“福利姬”的微博帐时,却发现早已停更数月,粉丝群也就地解散了。最近的一条微博停留在1月5日:“别再问我去哪买东西了,OK?真粉丝是跟不丢的,丢了就说明不够爱我。”

  优秀的藏匿者,应该符合“大隐隐于市”的描述。哪怕你已经进入了福利姬的地界,依旧很难发现半片裙裾。在一位朋友的下,我从已停更的“福利姬”微博入手。在评论者们的关注列表中,寻找到了二十多个疑似“福利姬”小的帐。点进去之后,她们大多都通过置顶微博自己“已经脱圈”,且回归到了正常的高校生活。

  每一条都看似小女孩的日常牢骚,但评论区却显得非常怪异。点赞数最多的评论,是博主自己发的一张长图。是很普通的表情包和风景照,但用滑轮滚到最下面时,一张充满着挑逗意味的软照片就蹦了出来。虽然经过了打码处理,但依旧能看出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福利姬。

  这一招在业内俗称“多保一”,用多张正常的图掩护最后一张。而写着的微博小/QQ/QQ群,才是关键。

  我装编辑从中午摸索到深夜,福利姬图片总算找到了一处秘密根据地。付费9.9元后,不需要同意直接进了这个名为“摄影学习提高班”的QQ群。简单看了下组成,男性占比超过了80%,且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九零后。几个闲人在漫无目的地聊着什么,从DOTA比赛,到某大直播平台倒闭,再到该选天籁还是雅阁。若不是清一色的萝莉头像,我甚至怀疑自己输错了群。

  十分钟过去了,依旧没有看到任何和摄影或“福利姬”有关的信息。我试探着在聊天框敲下了五个字:“几点发福利?”三四个人几乎同时回复了“10”,然后群里又恢复到了混乱无序的状态。十点零五分,名为“不爱说话”的群主突然发了一张照片,白色过膝袜和淡蓝色萝莉装,群内瞬间了全员模式。“今天也是可爱本爱鸭”、“妹妹早点睡嗷”、“美了”。此时此刻,我才意识到有这么多人和我一起守着屏幕。

  每出现一张福利图,群员的夸赞力度就会小幅加大一次。五张福利图发完之后,群主补了一句“新套图,25,有露出。买图联系橙子。旧图价目表也找橙子,大家晚安安。”没等我找到谁是橙子,群内就已经被大量的“@橙子 已私”占领。当我想随机选取一位私聊一下时,才发现群主把发起临时对话的功能关闭了。

  第二日起床后,在几番尝试下,我最终通过加好友的方式联系上了一位名叫“Vampire”的群员。这哥们倒是开门见山:“买图?新图十块,旧图一折。”

  今年二十三岁的Vampire,一年前就在做福利图的“二道贩子”了。当时很多两千人的福利姬大群一夜间解散,数以万计的“绅士”无家可归。Vampire自认为是最早一批给福利姬花钱的网民,风波过去后,也第一时间被拉回了各个福利姬QQ群中。

  他瞅准时机,悄悄组建了自己的福利群,专门倒卖套图。虽然慎之又慎,最终还是被一个大V级的福利姬找上门来,他“再有一次直接”。彼时尚未大学毕业的他有些怕,当夜就把群解散了。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他赚了11万。

  学精了的他,开始用更隐蔽的方式倒卖套图。平时就潜伏在各个福利姬的群中,盯紧那些入群的新人,加好友后问他们是否买图。福利姬图片靠着这种手段,Vampire拉上了两位发小和堂哥,开了一家小型的工作室。大学时期,他很羡慕开《梦幻西游》工作室的堂哥。但他们现在的收益,是游戏工作室的二十倍不止。

  这种薅“福利姬”羊毛的赚钱方式,也引起过群主们的。她们用小钓鱼执法,反复寻找在群里倒图的内鬼。所以如何甄别来不明的小,就成了卧底们的必修课。等级一个太阳以上,空间有生活照,说说下面有互动,三点最少要满足两点,才可以大致排除钓鱼的可能。

  在客流量大的QQ群内,Vampire甚至要同时安插两个帐用于买图,以免被抓包后断了财。“我发小专门负责回收QQ,30元到120到元不等,越老越值钱。”

  他也觉得这些钱赚得不太体面,但钱到了自己口袋,才是踏实的。聊到正酣时,他突发奇想:“你想入行吗?我带你吧!”没等我找到的理由,他自己就把这个提议否了。去年年末,他的一个线下代理兼徒弟,因为没藏好IP地址,被关了三个月。顾于交情,对方在局子里并没有点他。对于我这个陌生人,他显然没办法信任。

  按照约定,我支付了Vampire五十元的费,他也附送了我一个新的“福利姬”群入场券。用他的话来说,这个群就像是“练蛊的匣子”,里头的“福利姬”还都籍籍无名,但一个比一个玩儿得狠。在婉拒了他的加盟提议之后,我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福利姬的钓鱼小?”

  从凌晨加到新群“好好学习”中之后,十二小时里没有任何信息,只有不时出现的“某某加入本群”字样,提醒着我这不是个死群。设置了全员禁言模式,群公告中只有孤零零的一句“小姐姐们工作不易,加好友后请先投食。”我特意搜了一番,Vampire不见了,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能看得见我。

  按照他交待的,我在群里不说话,不抢红包,而且把自己设成了隐身状态。下午六点整,禁言模式被解除,群名称中带有“COS”前缀的“福利姬”们,也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她们的共同点是头像软萌,年龄集中在15-17岁之间,名字带有酱、姬、娜、娘之类的二次元字眼。我随便挑选了几个名字在百度中搜了一下,均找不到具体名字。看来确实如Vampire所言,都是一些未成名的新人。

  当第一波照片雨出现时,我就明白了Vampire所说的“狠”是何意。各种大尺度的画面开始滚屏,虽然关键部位都打了马赛克,但依旧香艳到怎么描述都会涉黄。有些图甚至有自虐的嫌疑,同行竞争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不超过三十秒,发布者本人就会将照片撤回,群内又变得一干二净了。

  但红着眼睛的男人们,似乎对这种行为非常不满。部分没截到图的暴躁老哥开始飙,“新时代窑姐”、“云卖X”、“活该被人看”不绝于耳。每次撤图,都会引发一连串的踢人行为,但福利姬们仍然不为所动,继续进行着“发图再删图”的机械式操作。据Vampire说,这些发图的并非福利姬本人,而是她们在本群的代理。他们每帮福利姬拉到一个掏钱的客户,就能提5-50元不等,具体数额和付款金额挂钩。

  但如果“福利姬”想把这些客户带回到自己的个人QQ群中,就要向群主缴纳一定的抽成,这也是此群存在的意义。具体缴多少Vampire也不清楚,因为他所在工作室的业务范畴,只停留在拉人的层面上。当我想再进一步了解福利姬时,他表示必须再交25元买一套图。因为后台数据会记录他所用帐的每次操作,而帮福利姬免费拉人是严打行为。

  这个QQ群里看似是诸多福利姬在同台竞技,实际上很可能一个女性都没有。精虫上脑的男人们,已经失去了基本的辨别能力,将荷尔蒙和性地在了一张张的照片上。也许福利姬称不上是成熟的行业,但在这里淘金的商业鬼才们却如过江之鲫一般密集。这片灰色地带的背后,映射出了无数男人们旺盛且疯狂的。

  在一番象征性的钱图交易之后,我认识了一个非常健谈的“福利姬”——网名叫兔儿酱,对方确实是个话痨,但言谈并不冒失。她没做过coser,也没有添置二次元服装的。入行的起因,源于自己在微博上晒的照片。

  初二时的一场大病,让原本很胖的她突然瘦了下来。被自卑感了许久的兔儿酱,突然有了一副值得骄傲的好身材,秀出的如三月的野草一般冒了出来。

  在微博上,没人知道你是谁,也没人关心你是谁。兔儿酱每次发完照片后,评论点赞的都是固定的十几个陌生人,话少且友好。直到有一天,她的日常晒照微博被一位知名的妹摄(女摄影师)转了,粉丝量一天之内从200暴涨到了5500。过往的微博,也被蜂拥而来的吃瓜群众们翻了出来。是夜,她在微博的推送声中睡去,黎明时又在推送声中醒来。

  新粉浪潮带来的最大副作用,是的者们。问价的、求图的、发鸟照的、羞辱的……不胜枚举。彼时刚刚中考完的她,在高密度的“视奸”行为中患上了中度抑郁症。在和一位同样抑郁过的老粉丝彻夜长谈时,对方突然给出了一个提议:“这些太了,不赚他们的钱不容!”

  通过那位妹摄的,她半推半就地成为了一名福利姬。在最初的一年,兔儿酱原则性非常强,卖照绝不,这其实也是妹摄的。因为此前她在微博中透露过太多个人信息,很容易被别有的人锁定。圈子里流传着一个让人脊背发凉的都市传说:一位程序员通过地理定位和窗外楼体特征,锁定了某福利姬的小区,并以此,且真的了。

  在最近一年内,兔儿酱的微博被封了不下五个。福利姬图片过往信息全部清零,再加上日常开销变大,此前自定的底线也失守了。她换了昵称,洗掉了手腕上的纹身,而且还改了发色。即便是每次出镜时都只拍脖子以下,也依旧保持着见到镜头就戴口罩的习惯。她明白做福利姬的黄金时间已经快过去了,未来干点什么,她心里也没谱。“也许会去做个妹摄吧,没准儿还能劝退几个小丫头。”

  现实生活中的她是甜美可人的班花,追求者无数。但即便是有令自己心动的男孩子,兔儿酱也不会接受他的。一方面害怕自己的面,同时也和对异性的不信任有很大关系。“夜深人静时,我老爱翻粉丝的微博或QQ空间。有些神经大条的男孩,直接用大来买图。看着他们一边晒女友晒老婆,一边到我这里来消费,我就觉得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在找不到“福利姬”QQ群入口时,一位子很广的朋友曾给我推荐了前“福利姬”小凌。但她在群聊中一言不发,加好友也不通过,仿佛死一般。四天后的深夜十一点钟,小凌突然在群里回了话:“不好意思,我刚下课。”

  今年读高三的她,手机被父母扣在了家中。为了避免做过福利姬的秘密被父母发现,她给手机、QQ和微信分别设了不同的解锁图案,并关掉了推送功能。对于福利姬的历史她三缄其口,但似乎又不吐不快。

  初中跑漫展的时候,她遇到了一位写代码的高手。对方推荐她到一个平台做客服,专门负责接洽来的福利姬。每处理好一单,小凌就能拿到二十元的报酬。不到两个月,她就买下了一套楪祈COS服。然而这份骄傲,在一次和福利姬的交流中被彻底击碎。

  一次,福利姬本概能拿到两千元的收益,平台方面则要抽走一成。换言之,在电脑前喝着速溶咖啡的幕后英雄,连1%都拿不到。巨大的落差,让她失眠了一整夜,满脑子都是“凭什么我”这句内心独白。第二天,小凌就主动找到了老板:“我要做福利姬!”

  后面的故事你大概也能猜到了:她入行时这里早已人满为患,再加上身材微胖,服装一般,每次都石沉大海。仅有的一位购买者,在加上微信后直接丢过来三个字——多少钱。小凌本以为只要守住底线,靠赚钱也可以很体面,但现实的远超她想象。

  山穷水尽之时,她终于认清了这个行业的本质。那些赚了钱的福利姬,无一例外都脱到了三点全露。而新人为了提升自身竞争力,必须是不是放一些大招,比如户外、道具……当这个美丽的泡沫被无情刺破时,早早做好挣大钱准备的她,已经从小贷App中借了接近一万元。

  摄影师察觉到其窘境后,悄悄暗示不妨“把最后的两件也脱了”,并自己愿意帮上一把;平台老板则要爽利许多,直接挑明了“我可以帮你拉客户,但每卖出去一单,我要提二十个点。”“福利姬”同金主线下十分平常,和摄影师皮肉生意更是公开的秘密。

  在这群男人眼中,新入行的她们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要么混出名堂,在一次次碰壁中失去。但即便是失败者,仍然有被利用最后一次的价值。

  万幸的是,小凌自始至终都没有松口。至于这笔钱是怎么还上的,她并未说明,但一再强调“没有卖肉”。原本就很冷清的粉丝群,在她“退役”之后彻底荒废。现在每隔数天就有一个僵尸跳出来发布病毒式,她也懒得去管了。

  “这个破群我早就想解散了,但又总觉得当年的经历太不真实。群要是没了,这事儿就更像是一场梦了。”

原文标题:福利姬图片我们潜入了传说中的“福利姬”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caijingpindao/2020/0524/5012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