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方舱医院医生:队员们虽然紧张但手挽手进了舱

财经频道 2020-03-30180未知admin

  从1月23日“封城”开始,的新冠就打破了无数中国人习以为常的普通生活。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看到了无数生离死别和俗世的悲喜,也看到在无情蔓延扩散的时候,总有一些人勇敢地朝着中心的地方逆向而去。

  他们是医护人员、是志愿者、是滴滴司机、是快递小哥,是一群平凡又勇敢的灵魂。网健康推出《者》系列,倾听他们背后的故事。

  梭罗说:“恐惧与勇敢近在咫尺,而且互相共存——向敌阵突进的人,最晓得个中实情。”

  上海市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副院长雷撼是东方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暨中国国际应急医疗队(上海)的一员,爆发后,他带领55名队员连夜奔赴抗一线。

  雷院长回忆起出发去的那天,领导送行时,队友不住流下眼泪。回忆起第一次进舱时,包裹地像粽子一样的队员们虽然紧张,却手挽手地走进去。回忆起元宵节那天,队员们隔一米多排队在餐饮车前领汤圆。

  交谈的大部分时间里,雷院长都显得正直而严谨,只有在说到女儿时,他才为数不多地显露笑意。他的女儿学医,这几年都没有很长的假期,每年回来一两次,每次待上两三天,今年因为新冠可以在家多待一段时间,但作为父亲的雷院长却去了前线,不能多陪陪女儿。

  雷撼说,在奔赴疫区之前,如果说没有心理斗争,那是假的,但身上那份责任却让大家义无反顾。

  知道前方有,但仍然选择一往无前,这大概就是每个站在一线勇士们的闪光之处。

  同行的加上我自己一共55名队员,其中32名医疗人员,23名后勤保障人员。我们是东方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暨中国国际应急医疗队(上海),主要负责重大突发事件紧急医疗救援、重大活动医疗保障等工作,这次防疫,我们的队伍做了医生的调整,主要换为内科医生。

  到的时候,方舱医院刚开始建了一天,诺大的展馆,病床与病床间的距离目测不到一米,密密麻麻一望无际。当时我们的医疗及感控专家看了之后就说:第一太密,第二没有分区,第三没有隔断,第四清洁区等设置不合理。

  方舱医院指挥部采纳了我们的,对方舱医院重新进行了整改,将每个展厅分为ABCD四个区域,中间是过道。每个区域里面又设置一米八至两米的隔板,三十张床左右就有个隔断。因为天气冷,方舱医院不能开空调,温度较低,指挥部又加了电热毯、军大衣、厚被子等取暖用品。

  方舱医院的床位是从各个学校、宾馆搬过来的,学校的床是上下铺,如果只安装下面的一层就不稳,就把的架子也搭上了,所以在方舱医院也能看到学生时代熟悉的上下铺。但上铺不收病人,只放被褥等物品。

  队员们第一次入舱时,穿着防护服,戴上防护镜和口罩,裹得像个粽子,背后写着各人的名字。舱里是的病人,和看不见的病毒,虽然紧张,但他们互相手挽着手进去了。

  为了防止空气进入有感染的可能,防护服不是很透气,每个进舱的队员在防护服里面还要再套上隔离衣,手脚用鞋套、手套扎好,不留皮肤在外。刚进舱时里面有点冷,等队员动起来以后就会热。考虑到防护服穿脱麻烦,所以一般定六个小时一班,这六小时不吃不喝,有的队员还戴尿不湿。一班结束出舱后,队员往往闷得一身汗,衣服全湿透了。

  其实大家来之前,如果说没有心理斗争那是假的。出发时,领导送行,队里好多人还流下了眼泪。但医护人员,本来就有这个责任。其次,救援队常年集训,大家也有这个。我们东方医院一共三千多人,当时主动报名来的有七百多人。

  家属们也很配合,一般都是队员做好防护,吃好、休息好、不要感冒。不过,来支援的事,有些队员没跟父母说。

  想起2003年时,我在部队,虽然报了名但没轮上我。出发送行的时候,很多人也是哭成一片。现在跟当时比,可能悲壮感没那么强,但这次也有它的特殊性,病毒感染力很强,还是不少。

  我们的救援队住在离方舱医院十公里处的宾馆,一般下班的时候都很晚,为解决交通问题,除了救援队自身可拉20人的救援车外,我们还在当地免费租了两辆神州租车。

  目前来自全国各地的救援队轮流排班,所以我们救援队的工作日程并不确定,人员多的时候队员可能休两天,人员少的时候可能只休三四十个小时,一般能休一天多。

  现在宾馆没有,救援队的三餐是外面的餐饮做的盒饭,由当地的街道派志愿者、工作人员来宾馆大厅门口发放,队员每人领一盒去自己的间吃。

  同时我们自己也带了一辆餐饮车,车上有蔬菜、方便面等物资,隔几天能改善一下伙食。另外上海市卫建委或者阿里巴巴可能还联系了爱心企业进行捐赠,捐赠后就有物资从盒马生鲜或者送过来,前天就送了三盒猪肉和蔬菜,这样的话我们的物品就丰富一些,能够隔一两天给大家加几个炒菜。

  之前元宵节的时候,我们的餐饮车就停在宾馆门口,自己开火炒了四个菜,煮了一些汤圆。烧好以后,救援队的每个人隔一米多,排队拿餐盒领。当天大部分人都在,没在的我们也给他留了一份,回来以后微波炉热一下,相当于过了元宵节。

  此外,方舱医院这边,经常有捐赠的饼干、方便面、火腿肠,给每个队伍都发一点后,我们就带回去给大家平分。

  方舱医院收治的都是轻症患者,刚开始是有年龄,要在65岁以下,后来也放开了年龄,都是是症状比较轻,生命体征比较平稳的。因此舱内的病人可以自主活动,看起来和正一样,只是因为病毒有感染性,所以将他们进行了隔离。

  方舱里的患者们都是人,医护人员只是对症处理,进行心理抚慰,并不过多管束。方舱里的病人早晨起来后,会有人员送早饭进来,一日三餐都有提供,里面也有一些方便面、热水。此外,还会组织他们进行类似呼吸操之类的活动,像扩胸、扭一扭这样的轻微动作。但也有一些患者可能会年纪偏大,有病变,一般根据实际情况,都要事先说明,情况可以的病人就适当活动一下。

  我们医院印了一些心理的书,根据书制作了音频资料,放在里,配上背景音乐。队里的在上午巡诊完以后,就召集他这个区域的患者举办读书会,患者每人可以领一本进行阅读,给大家进行,有些患者来读,人拿着书在旁边跟读或者看,也可以讲自己的感受。

  舱内多数的患者都比较平静、乐观,也有少数情绪激动的,或者因为家里有人去世,表现比较抑郁的,医护人员会去跟他沟通交流,这样能让他们舒缓一下。

  隔离在方舱肯定不像家里那么舒适,但想一想有医生治疗,加上时间熬一熬也就过去了,患者也能携带手机,所以大家都抱着希望。

  虽说方舱医院收治的都是轻症患者,但短时间内进了大量的病人,有些人进来以后经过筛查,会发现他的症状严重,这个时候我们就马上联系把他往外转。我们方舱对面就是金银潭医院,主要就转到金银潭医院,一般每天多的几十个,少的也有十几个。

  舱内也有治愈的患者,不过,治愈方式没有很特殊的,一般就是用中药和抗病毒的药。因为目前抗病毒的药效果还不是很确切,所以是对症治疗,再就是让患者增强抵抗力。所谓增强抵抗力,就是需要他情绪好、好、吃的好、睡的好,这样抵抗力就好。

  另外这个病有一定的自限性,常规的病毒感冒一般是两周,如果病人病程超过两周/有三天以上没有出现症状,我们就给他测核酸,做肺部CT,都好了就可以出院。但客厅这个方舱刚开没多久,加上病人也多,核酸和CT的量还没提上来,目前出院的还比较少,最近可能会慢慢多起来。

  受限于病毒特点,患者呼吸道、鼻子和咽部的分泌物较少,因此造成检测标本的阳性率偏低,会显示阴性。加上医护人员在采样的时候,受手法、技术、送检及试验过程中各种因素影响,也可能会导致检测结果显示阴性。所以出院的时候可能有患者存在“假阴性”,所以我们除了做核酸,还要加CT,如果都好了,没什么病变显示阴性,我们才认为他是痊愈了。

  此外,对于方舱医院内患者排泄物,医护人员会按照感控要求喷洒药物,进行消毒处理,再将其运走,避免存在粪口的可能。

  我们的医疗物资还是有点紧,所以我们一直召大家节约使用,无关的人尽量不要进去。大概前几天的时候,我们的物资情况是今天用了,可能明后天就没了。也就是防护服今天用了后,就要连夜去找,通过上级部门调货,比如有些地方他可以支撑几天,那就匀一点出来,这样可以暂时缓解,不过目前还没到这一步。

  这里有指导组,还有卫建委,另外,方舱医院除了医院的人,后勤部门由当地的区派区长来兼任,他们渠道比较多,也在尽全力的保障物资。

  目前情况渐渐好转,各地都是想尽办法提供前线,包括我们上海也是这样。今天早上的时候,院方还在说最近到了一批物资,能撑几天,算是边工作边进货。短期内有货,物资在不断增加,比前几天要好一点。目前防护服这方面的需求解决了,但是鞋套的资源有些紧。

  我们各个救援队伍自己也备了货,万一存在资源紧缺的时候,我们就把自己带的东西用上,但这种情况可能性比较小。

原文标题:者方舱医院医生:队员们虽然紧张但手挽手进了舱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caijingpindao/2020/0330/34130.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