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兴杀人案泰兴14年前命案告破!他15岁指认现场长跪不起

财经频道 2020-03-26160未知admin

  2003年5月26日晚8时许,泰兴市局110指挥中心值班接到一则电话,家住泰兴芙蓉山庄小区的市民朱某称自己的女邻居张某被人在家中。

  接到后,迅速赶到案发现场,只见时龄56岁的张某倒在一楼客厅里,都是血迹,头部、身体刀伤多达几十处,已无生命体征。

  家里财物没有丢失,被害人身中数十刀,作案手段残,警方将作案动机初步判定为或仇杀。

  经过几天的走访、侦查,并根据目击者的证词,重点排查,身高170左右,有前科的20岁左右的成年男性。

  可是,者家属记忆里的那抹血红,办案心里的那根拔不出来的刺,整整14年留在那里。

  3月7日,泰州市局刑侦支队通过大数据比对,发现了疑似犯罪嫌疑人的线索。随后,泰州市局刑侦支队致电了泰兴市局,泰兴接到电话后,立即调取当年所有卷,并展开了生物检材数据比对工作。

  基于大数据平台越来越完善,最终,泰州、泰兴两级机关确定了犯罪嫌疑人的身份。

  至此,犯罪嫌疑人严某终于进入了警方视线。巧合的是,严某正因涉嫌被上海警方刑事。

  谁曾想到,犯罪嫌疑人如今只有29岁,当年案时,他只是一名15岁的少年。

  如今,严某已经大学毕业,结婚生子,过起了看似普通人的生活,直到被警方抓获的那一刻。

  2003年,严某只有15岁,是泰兴市某重点中学高一的学生,而且成绩优异。

  当年5月26日晚上8点多,严某提前下了晚自习,偷偷溜出学校,准备去网吧玩一会儿。到了网吧,严某发现自己身上的钱不够,为上网遂产生了的念头。

  严某骑车来到了小巷里面的张某口,看到张某家黑漆漆的一片。严某想,家里应该没人,于是便翻进围墙准备实施。

  就当严某在院子里张望时,张某突然出现在严某身后,问了一句:“你干嘛?!“

  严某一下子慌了神,想溜。张某又大声严某,严某赶紧抓住张某,并捂住了她的嘴。

  这时,张某开始挣扎着喊救命。严某害怕被人听到,于是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弹簧刀,向张某捅去,直到张某停止呼吸。

  作案后,严某在现场简单清洗了手上、脸上的血迹,翻越铁栅栏逃离了现场,并将作案工具丢弃在了旁边的河里。

  “那一天,是我从人到鬼的分界线,从那一天起,我就没把自己当成一个,就有了自暴自弃的念头。”严某说。

  这14年,老王过得不尽如己意。老伴儿出事前,老王是泰兴当地的明星农民企业家,一家企业的厂长,一家人日子过得也算富足。事发后,老王的生活、事业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我老婆出事后,四起,因为我当时常年在外出差,他们都说我可能在外有情人了,所以是我杀了我老婆,或者我找人杀的我老婆。甚至,我的子女,他们也会有这样的猜测,只是他们没说。14年了,一直没有凶手,我就默默背了14年的‘黑锅’。”老王说。

  老王擦了擦妻子的遗像,他说:“这对我的家庭来说是一种解放,对我本人也是一种了。”

  赵宏林如今是泰兴市局侦查一中队的一名,也是当年这起案件负责侦查的之一。虽然后来专案组解散了,可是这起案件还留在他们心里。

  当年,赵宏林负责现场勘察走访,30多户人家、20多个人的走访记录,获得的有价值的线索并不多,当年侦查技术也还不够先进,他们尽力做好搜集、整理、保存资料的工作。这14年来,们都没有放弃,每年命案积案侦破的时候,都会将“2003·5·26命案”拿出来复勘。

  “人家属常来询问案件进展,每次看到他们,我们的心情都很沉重,没有破案,我们都不好意思面对他们,不过,这也给了我们势必破案的动力。”赵宏林说,“听到案子破了,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心里的这座大山终于可以卸下了。”

  严某:她(人张某)叫得很大声,我就是不想她再叫,我就拿刀捅了她,捅到她不叫为止。后来我回到家,感觉自己像做了一场梦,过了几天才真的意识到自己了。

  严某:我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父母也给我做着很好的表率,我却做了这样的事情,后来,我思考自己的这一行为,我感觉自己就是没有人性。

  严某:是的,从小学到初中,我成绩都很好,初中的时候,老师说,我是能上北大的。

  严某:成绩肯定是下降了,从前几名到了倒数几名。我开始怀疑自己,从小成绩好是不是都在伪装,其实我是个没有人性的人。高中的时候,我母亲对我说,我们是,是最亲的人,泰兴杀人案为什么总觉得我们之间有隔阂,你什么事都不对我说实话。从那时起,我就在想我一直对家里人撒谎,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不正常的人。

  严某:上大学后,我一个人在外租住,我怕我做梦会说出来,我害怕。直到后来工作,我都不敢跟聪明的人交往,我怕他们从我的言行中看出我是个怎样的人。

  严某:有,所以,我离婚了。我前妻说,泰兴杀人案我无论做家务还是照顾孩子,算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但是跟我在一起三年,都没看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当年事发后,我总做噩梦,一个月总会梦到一两次。

  严某:梦到头往床下看,下面有一个老太太。从上大学起我就每天睡在地上或者沙发上,我害怕床下空着,直到结婚后,每天晚上我等妻子和孩子睡着后,我就一个人躺到沙发上睡觉,妻子怀疑我有外遇,我却不敢说出实情。最后,只能离婚。

  严某:我已经不再去想如果我没做这个事情会怎样。而是会想,如果当初我不去隐藏,直接说出来会怎样?

  严某:最起码现在我不会害了我前妻、我的孩子,甚至不会害了我妹妹。如果当年我承认了,我还会奢求被害人家人的谅解,现在不会了。

  严某:以年龄小犯错,可以替自己找借口,而,人命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替自己。

  严某:我没有资格说苦,苦的是我父母,他们一次又一次给我机会,一次又一次原谅我的。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只是一个犯而已。

  指认犯罪现场的那天,走到当年的那户人口,严某“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泪流不止。泰兴杀人案

  这一跪,泯不了,泯不了,泯不了几个相关人员这14年痛苦的日日夜夜。

原文标题:泰兴杀人案泰兴14年前命案告破!他15岁指认现场长跪不起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caijingpindao/2020/0326/32340.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