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矢少女剧同人 神蕉侠侣 11 天鹅展翼

财经频道 2020-02-14161未知admin

  “传说中天堂大侠在此引吭高,声震层云,万米高空的天鹅也为止倾倒坠落。她遥指天鹅坠落的方向,道:‘此地必是将来对抗人偶的军事重镇。’遂在此筑土掘地筑起一座要塞,这便是天鹅城的由来。”

  但倘若如实告诉众人,他们岂不会觉得我行事有如儿戏,不够庄重沉稳?肩负人类重任的堡垒,岂能融入个人喜好?

  无论是追寻京子还是大场,拜那大风雪所赐,均是毫无斩获,无论身体如何疲累,作战会议却是片刻拖不得。坐在上首之位,天堂向两张长桌望去。

  左桌是灰衣的圣翔舞台少女,露崎真昼与石动双叶坐在左首,西条在石动之侧,低头不语,似在苦苦思索。在往后是新加入的生力军爱城华恋和神乐光,两人妆容不整,又均是一身便服,惹得对桌的人侧目而视。

  右桌第一位的大月阿露露身着红衣,满脸笑意,一头金发随着脑袋不安地转动着,是学校Frontier派来的唯一代表,但她望位之尊却已是其校第一,其出面与全员登场无异。其右手边的两位青衣女子是柳小春和南风凉,对仪表邋遢的华恋现出不愉之色。当日向圣翔挑战的两位青岚学生,如今都已成长位气概非俗的成性。天堂仔细阅读着两人脸上的岁月痕迹,暗暗思忖这些变化在自己身上又发生了多少。雪代晶和凤满身着米黄披风,坐在左席末端,西克菲尔特音乐学院的标识醒目地呈现在两人左胸。自剧院大火之夜后,圣翔元气大伤,西克菲尔特早已取得第一的宝座,而圣翔出身的天堂多半也在她们看来分外扎眼。雪代的银发之下,是满眼孤傲不驯的神色,而凤则是满面笑容,与所识之人一一寒暄。

  这不会是以往可以畅所欲言的作战会议了,天堂暗想,有这么多外人在,无论是谁发言都会心存忌惮。

  有人急急忙忙赶过来,在右桌坐下。披风,又是西克菲尔特的人。天堂依稀记得是个叫刘美帆的孩子。在自己的召下,全国的舞台少女最强战力居然大半于此,更包括了每座学校的人物。这是向天堂大侠的魅力与崇高人格致敬么?

  凛明馆的巴珠绪和秋风垒走了过来,两人穿着黑色外袍,眼眶泛红。巴珠绪看了看两桌人员,坐到了左边。

  “对不住,对不住,”她缓缓止住笑,“早就听闻凛明馆破产后给花柳香子看家护院,只是第一次亲眼,还是觉得好笑。”

  “你……”秋风垒一脸怒容,正要发作,却被巴珠绪伸手,“小女子,难以一己之力振兴凛明,幸得花柳姊姊得伸援手,方才得以重建敝校,被姐姐取笑,当真是惭愧无地。”

  柳小春微微一笑,“好个重建!我不是取笑你,只是取笑凛明馆,一代名校,清名令誉曾满天下,如今转型为圣翔有限集团花柳董事凛明安保局,真矢弃虚文而务实际,这番决心可敬。如此变革实非一人之力能成,定是全校人员众志成城,合力使然,巴掌门你继续惭愧,把事情揽到自己一人身上,可就有点贪天之功了。”

  “小女子不敢居功,”巴珠绪面色平和,“但尚有自知之明,存着见贤思齐之意,谦逊。妄自尊大,上门踢馆,被人以一破三,灰溜溜逃回老家的事可是决然做不出来。”

  柳小春大笑几声,把玩起手边的茶杯,“成王败寇,常理,与,为人之下者不可同日而论。的确,十六年前,我们青岚三人被大场奈奈一人打得丢盔弃甲,狼狈不堪,是我生平之耻。但是,”她的声音陡然一冷,“我们以三敌一输给大场,却也曾以三敌六,打败圣翔诸人——”

  “那日我也没没上场,”华恋学舌道,“否则你们要丢盔弃甲,真矢狼狈不堪三次。”

  柳小春不理会这两人,继续道,“大场奈奈自然武功不凡,见识卓绝,足以为圣翔第一人,我一向对她好生推崇倾慕,谁知这般能人竟然被嫉贤妒能之人逐出校园,还被害得身害残疾。如今,你们现下这群人是真才实学,还是,我看就难说了。”

  “不错,不错,”华恋插口道,“大场奈奈也说过,你们青岚只有个什么穗波冰雨有点厉害,是她初中同学。大场奈奈说穗波冰雨武功不凡,见识卓绝,足以为青岚第一人,一向对她好生推崇倾慕,谁知这般能人竟然被嫉贤妒能之人逐出校园,还被害得连天鹅城作战会议都参加不了。如今你们现在这群人是真才实学,还是,在大场奈奈看来就难说了。真矢”她数年在山谷之中无事可做,整日不是自言自语就是复读台词,偶尔和猴子小鸟大吵大闹,也把对方的叫声牢记在心,居然练成了一套厉害的记心舌辩之术。

  穗波冰雨原是青岚三人组中的一员,但无十分声名,在座诸都记不得她长什么样子,名字怎生拼写。柳小春却是有名多了,听完一愣,“大场奈奈当真说过这番话?”

  “那是自然,”神乐光道,“我与华恋昨日才见到大场,和她无话不说,你这无名小卒哪里知道?”

  柳小春涵养再好,也脸上挂不住,微微变色,“同为舞台少女,若有人对大场奈奈暗下,名为同窗,实则排挤,冒人之名八道,我可容不了这人。”

  “不错,”华恋接口道,“大场奈奈也说,同为舞台少女,若有人对穗波冰雨暗下,名为同窗,实则排挤,冒人之名八道,她可容不了这人。大场奈奈还说,穗波冰雨天性善良温存,武功十倍于青岚诸人,却连个天鹅城作战会议都参加不了,被青岚老大关在山顶,每天餐风饮露,吃野果,挖虫子,活到这般田地,当真可怜。”她说得活龙活现,到动情处,想起自己的数年荒野的经历,竟然哭了出来。

  柳小春身旁的南风凉已然大怒,“你这厮好生!我穗波妹子好端端地在坐镇校园,保一方平安,哪里来得什么吃野果,挖虫子,这岂是女子该做的事!”

  “你既然见不到穗波冰雨,又焉知她此时不在餐风饮露,吃野果,挖虫子?”神乐光道,“你既然不知道,当着天下英雄之面,张口就来,岂不是半点诚信也无!你说她吃野果,挖虫子便不是女孩子,却又不是黑白,不分,毁人清誉!好好一个穗波冰雨,因为被你们关在山顶,风吹日晒,腹中饥饿,吃了点野果虫子,竟然在你口中连个女孩子都算不上,当真是用心无比!我且问你,你还是不是人!”

  “小光,莫要了人家,”华恋垂泪道,“我看这位姐姐不是,而是,稳操胜券了。她一定知道此时穗波冰雨被她们喂了有毒的树果,已然拉稀破了肚肠而死了。冰雨啊,冰雨,你死得好惨,怎得就如此离我奈奈而去呢?”她在山上演了多年独角戏,积淀深厚,不论演什么早就连自己也信了,眼泪自然事说来就来。

  “莫要慌张,”神乐光沉着道,“穗波冰雨既然能被留下坐镇校园,保一方平安,自然不会说死就死。”

  “小光说得对,”华恋破涕为笑,“那青岚的另外两人不能留下,自然是她们不能坐镇校园,保不得一方平安了。怪不得要将穗波姐姐关在上山,严加,”她对着青岚两,“两位姐姐,我错怪你们了。倘若是我,也要把穗波冰雨关起来才行。既然大场奈奈说她武功不凡,见识卓绝,就定要会把我们其余人比下去,一定要下死方好。旁人问起,便说此人得坐镇校园,保一方平安,否则怎生让人信服?”

  “正是如此,”神乐光肃然道,“柳小春,你说大场奈奈武功不凡,见识卓绝,这穗波冰雨又是大场奈奈都极力赞扬之人,自然武功更不凡,见识更卓绝,比起你们两个强多了。”她向青岚二人白了一眼,“你们这二人的名字,我看大场压根记不得。”

  青岚二下大怒,但因奈奈在先,神乐与爱城二人又死死抠住“大场奈奈说过”这几个字不放,却也着实难以辩驳。

  西条克劳在对桌早已听得俊不禁,“我说柳小春,你想天堂真矢直说便是,何必拐弯抹角,夹缠不清,自取其辱?”

  柳小春正色道:“正是如此,大场奈奈是死是活与我毫无关联,只是天堂真矢身为联盟之首,近日来,让我十分气恼,就是自取其辱我也要于她。”

  “呜呜呜,”华恋在一旁哭起来,“柳小春你好狠心,就这么忘了我奈奈么?方才明明说对我好生钦慕,转瞬间就与我毫无关系。你这般狠心,怪不得能杀得了穗波冰雨啊。”

  “你们几人休要再胡闹了,来谈正事!”竟然是石动双叶出声,她知道光恋二人一唱一和,说起双簧来,当真是三天三夜都停不下去,“你们要天堂,却有为了何事?”

  “这不是人尽皆知么!”西克菲尔特的刘美帆不禁出口,“天堂真矢要全城兵力,攻入蝶恋山脉,今早都传遍了!”她又望了一眼双叶道,“花柳香子手握重兵,情报又广,居然也寻不见人,难道作战会议也要让你代劳么,双叶亲?”她学香子用京都土白,讥讽之意甚是明了。

  “笑话,”南风冷笑道,“当久了还真以为自己是了!旁人可未必认你。”

  “又何须等到会议之后!”平地里一声暴喝有如响雷,左侧桌前的数人几声惊呼,一齐跃起。众人悚然望去,却是西克菲尔特的首席雪代晶已然拔剑出鞘,她适才一剑横斩,剑气到处,左桌圣翔与凛明馆诸人的桌椅都已齐腿而断。这番剑法如雷鸣电闪,着实惊人,众人相顾失色。其中华恋仰面摔倒,只有西条克洛端坐不动,所坐桌椅均是安全无虞。

  西条却并不回答,她虽逞能以腹肌吸收了斩击,裤腰带却被砍断,心里暗暗发愁,盘算着要怎生离开方好。

  “蝶恋山脉毫无战略价值,既无资源,亦不能对东京造成任何,”雪代用剑在地板上绘出地图,锵然有声,“但那人偶之王……我们便学北方人叫法,唤他作夜王,却亲领精锐赶往山中。倘若他们当真有智慧知识,此举必然有诈。”

  “但在运河之北,天鹅城对岸,仍有至少五倍于蝶恋山脉中的部队。敌军善于雪中行军,我们倘若孤军出战,在雪原中相遇,当真是与送死无异。更重要的是,倘若我们兵力分散在外,北方敌人恰在此时渡河,你们说会怎样?”

  众人都是沉默不语,心中知道了雪代晶的意思。“倘若不能集结兵力,我们可能会失去渡口,只能退守天鹅城。此城之后再也无险可守,倘若天鹅城一失,东京难保,东京若失……”

  “即便如此,天堂大侠依旧要出兵远征蝶恋山么?”刘美帆道,“即便这不是敌人的诱敌之计,我们也没有任何余裕冒险了。”

  “但只是我一个人,你们说得不错,守住这里才是最好的,”她顿了顿,脸上露出微笑,“可我要去救花柳香子的妹妹。”

  “不错,”天堂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赌上性命,放弃权衡,不顾一切,不是大侠当行之事么?我已经太久了。”她望向西条,“更何况,我已经等到能替代我的人了。”

  一声清亮的破裂声,会议厅堂杯的玻璃墙壁碎裂成片,寒风夹着雪花,冲激得众人睁不开眼。

  “告诉你们吧,这座城名字的由来……”西条强睁双眼,看到天堂站在破裂的玻璃墙口,黑色大氅随风飘飞,露出了洁白的底子,宛如一只雪白天鹅,在星月下舒展翅翼。

  “其实只是因为我喜欢天鹅啊!”言毕,天堂真矢嫣然一笑,一扫往日的庄重肃穆,如解放一般,露出了孩童般天真欢乐的面容。

  “不要走!”西条放声大喊,但那只天鹅已经从窗口飞跃而下,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不要再追了,”她冷冷道,顺手扯下衣裤,露出一身大理石般的肌肉,“刚才谁说要动手的,就由我来奉陪到底。”

原文标题:真矢少女剧同人 神蕉侠侣 11 天鹅展翼 网址:http://www.dzine-studios.com/caijingpindao/2020/0214/1302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志同道合新闻网 www.dzine-studio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